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膝丸X你 图书馆的告白

这个取书的姿势我亲身实验过
但是希望各位小可爱还是算了吧
别磕着了……
需要技巧
我也只试过一次(怕被打
顺便有个太太的膝丸真的好好吃啊!!吃的我看谁都像膝丸!!
看的开心
以上!













突然想吃现世的火锅,就带着膝丸跑了出来。你们吃饭的地方离市立图书馆很近,你就顺手带了几本书过来还,然后挑新书。
“恩……I313,313.几,恩……在上面吗?”你望着高大书架的最上排有些发愁,踮着脚摸了半天也没够到,四处找了找也没看到垫脚的架子。于是你就打算自力更生了,你先探出头仔细地看了下周围,OK,没人,幸好是中午人很少。接着快速地返回到架子前,轻轻跪在比膝盖高出一些的那层铁架空出来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对着要拿的那本书,借着跪着书架的高度往上使了个巧力蹿上去,瞬间拿到书,落地。你洋洋得意翻看书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一声轻咳,回头看去是认识的图书管理员。他正不赞同地看着你,你对他比了个抱歉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解释了一句。
“有点高,抱歉抱歉。”
“不是高不高的问题,你想没想过书架倒了是小事,万一砸到你呢?”他叹了口气,认命地撸起了袖子,“还有哪本?”
“不劳您费心了。”膝丸手里抓着书突然出现在架子前,皱着眉上下打量着图书管理员,“我来就好。”
自膝丸看过来的那一刻,图书管理员就一滴不漏地接收到他传达过来的警惕和对同性敌意,眼神瞬间从邻家哥哥转为意味深长,拍拍膝丸的肩膀就欲离开,还是没忍住回头补了一句:“别跳了,叫你男朋友拿。”人是走了,气氛因为这句话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你俩对视一眼又同时偏开头去。你心想,他又在想什么呢,眼睛这么亮。膝丸脑子里都是要不要告白,怎么告白诸如此类的问题,想得乱七八糟的倒是还记得你的书,随口问了一句:“要哪个?”
“那边左数第二本,顺便把这个放回去吧……”你把手上的书放回去,自己去了准备取书下面的架子,踮起脚伸手够书。好不容易把书从塞得满满的架子上抠出来一点点,你长舒一口气正要使出吃奶劲儿往出扯的时候,有一只手贴在那本书上,反过来扣住你的手指。你惊讶又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轻松把手搭在那儿的膝丸,他既没有说“我来吧”这样的话,甚至对扣住你手的行为也没作任何解释,只是随着你落下后脚跟的动作把手放下了,但没有放开。
这是干什么?你想。要告白了吗?
“我……”过了好半天,膝丸才开口,用气音说了一个字,然后就垂下了视线。你好奇地低头从下往上找到他的视线,他突然抬头几步就把你逼得靠着书架退无可退的境地,然后凑近你的耳朵,呼吸尽数打到你敏感的皮肤上,用气音小心翼翼地说,“我要你。”
“……”你猜到可能是要告白,但是没想到是这么一句话,耳朵一下子就红透了,一时间也不知该接什么话,只能沉默了。
“愿不愿意,以结婚为前提,认真的,把自己交给我?”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你的回答,他显然是误解了,他的头挫败地砸到了你的肩上,自暴自弃地说,“没关系,现在不给我回答也没关系,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总之……”
你忍不住拍拍他的头打断了他:“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没有。其实我准备了很多告白的话,写满了一整个本子,醒着睡着都是你。想你听到这些话会有什么表情、会怎样回答。可是现在,我都忘了,看到你和别人说话就恨不得把你整个人捂住,让你从此只能看我,只能跟我说话,只能对我笑。我想告诉全世界你有多好,会看这种文艺美好的书,懂那些高深又复杂的知识;我又怕大家看到你的好都来跟我抢你。男的女的,看谁都像是情敌。怎么办呢,就是这么想要你,想得我乱七八糟的。哪怕你是吊着我,都行。”
“不……不会的。”你的脑海里只剩下“完了”两个字,“我……”你咬咬牙:“我答应你。”
“你不用强迫自己,我没关系的。拿书吧,刚才那个是吧?”你肩上的重量消失了,他直起身子用另一只手去够你刚才抠了半天的那本书,抬头看去他脸上满是颓然。你有些着急地踮起脚尖亲亲他的喉结,红着脸小声说:“我也喜欢你。”
“不用安慰我。”
“没有!不是安慰你!我真的喜欢你!”
“谢谢。”
“啊啊啊,你要怎样才能信?”
“主,亲我吧。”你看见他一本正经又带着调笑意味的眼和微微泛红的脸才明白他可能是在和你开玩笑,但是那双金色的眼睛好像是西瓜最甜的那一块,清晨最清新的空气,夏天最凉快的雨,猫咪肚子最软的部分。你一时舍不得移开视线,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越靠越近,最后还是手忙脚乱地推注他的眼睛,狼狈地说:“图书馆不要谈恋爱。”
“那么……刚刚是谁趁机偷亲我呢?”
“……”
“主?”
“快拿书!”
“了解。”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天膝丸没有拉住你的那只手,掌心的手套有多么皱。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