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吵架

就写了好久……
为啥吵架也没想好…突然想吵个架吧
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ooc高能预警!!!



一声脆响从二楼的窗户里爆炸开来,三日月膝上的小老虎受到了惊吓窜了出去。
“哎呀,小姑娘这是怎么了?”三日月放下了杯子往楼上看去。坐在他旁边的小狐丸和莺丸也同时抬了头。长谷部从他们面前飞快地跑过去。
“长谷部殿下。”小狐丸轻轻地叫住了他,“髭切殿下在上面,先别过去了。”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二楼传来的争吵声。
“我还是过去看看吧。”长谷部脸上透露着隐隐担忧,“主最近状态……不太好……”

房门口都能感到两人的剑拔弩张的气氛。长谷部刚伸出手准备拉开门,却被及时赶来的烛台切抓住了手,坚定地冲他摇了摇头。门被粗暴地拉开,伴随着刷的一声还有自家审神者你的喊声:“滚!我不想看见你!”
“呵,你以为我很想看见你吗?”门里出来的髭切穿着出阵服,左手扶在刀柄上右手反手把门重重甩上,无视了门口两人询问的目光直接下楼离开了。

“主?我是长谷部。”长谷部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我来……拿报告。”
“进来吧。”长谷部得到了审神者的准许拉开了门和烛台切一起走了进来。你正坐在沙发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看到二人进来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就走到桌子旁边拿了一份报告,注意到他俩盯着地上碎片的视线才解释了一句,“不小心把杯子给打翻了,一会儿我自己收拾。”
“主,我来吧,你先……”
“主!髭切要和我们一起去远征!”
“叫他去!”你愤怒地把报告“啪”地一声摔在了桌子上,“不用拦!”跑来报告的秋田哆嗦了一下就飞一般地下楼去了,从没见过你生这么大气的长谷部也怔了一下,颇有些疑惑,还是在烛台切充满暗示的眼神劝诫下什么也没问。
“小姑娘如何?”三日月和几个茶友等在楼下看着一脸严肃的长谷部和烛台切,还有他们手上的碎瓷片。
“主没事吧?”小狐丸有点担心。
“应该没事的……”长谷部和烛台切交换了一个眼神。
髭切走了,没有粘着审神者撒娇的人了,也没有天天追在后面吐槽的长谷部了,本丸确实安静了几天。不过好景不长,你突然发烧晕倒了,本丸就开始又忙了起来。
“大将怎么会突然发烧了?”药研一边拧着冰毛巾放在你的额头上一边皱着眉严肃地问。
“晚上没关窗吧,大概。”你听着走廊上跑来跑去的动静,小声说,“让他们睡吧,太晚了,你也回去吧。”
“别想,大将刚才差点把长谷部吓得切腹,再来一次我看他就要跳刀解池了。”药研端起了床头的水把吸管递到躺着的你嘴边,“大将就不要担心了,突然晕倒真是吓死人了。”
“哦。”你读出了药研眼中的威胁选择乖乖地缩在被子里,“那你打算通宵吗?”
“等下长谷部就该过来了,然后是山姥切。总之是换着来的,你安心睡吧。”药研伸手给你盖严了被子,“大将要乖哦。”
真是怕死了,药研突然鬼畜啊!!!你在心里狂喊,终究还是安静地躺着。
“哦对了,大将。怎么和髭切吵起来了?”
你默默拉高了被子盖住头,明确地表达了不想说的态度。药研也没再坚持问什么,就带着安慰意味随手拍了拍被子关灯出去了。迷迷糊糊间,你好像听到了谁说远征队伍回来了,但是因为发烧的疲惫就又瞬间睡过去了。那头刚回来的髭切无奈地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还觉得你怎么这么大气性。
“髭切,主发烧了。”山姥切拉低了头上的布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解释,“昨天晕倒了,没法迎接你们。”
“啊呀,我马上给主做一个驱邪仪式吧。”石切丸连忙走回自己的房间做准备,秋田和五虎退被膝丸拦在了院子里,歌仙直奔厨房。大家一回神,髭切已经不见了。

站在房门口的髭切想起了那天甩门的场景,有点犹豫,伸出手又收回来只是对着门站着。结果门从里面拉开了,长谷部端着盆出来,看到髭切淡然地说:“回来了?怎么不进去?”
“主她……”
“主睡着了,你去换衣服吧,一身土。”长谷部说完就端着水下楼了,走到一半想起了什么就回头说,“别再……算了。”这才走了。髭切换了衣服坐在床边,想伸手摸摸你烧红的脸又怕惊醒你,于是就这么盯着,盯着盯着你就醒了。你刚醒来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冲他笑了一下,笑完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赶快拉高被子盖住脸。
“……”髭切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抬手拍拍你的被子,“醒了就出来,闷不闷?”
“了却你的心愿,不要看见我。”你从被子里传出的声音闷闷的。
“你怎么这么记仇,你不是也说不想看见我吗?还让我滚?嗯?”髭切无奈又怜爱地揉揉你的发顶,“出来,里面空气不好。”
“哦……”你慢吞吞地探出头来看他,“我错了,不应该说那种话。”
“知道错就是好孩子。”髭切笑着亲亲你烧红的脸,“晚上睡觉没关窗?发烧了?”
“想……想听听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声音小小地,脸更红了。髭切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看着你。然后他拆开了你身上的被子躺了进去,“啊呀,你不要进来!传染了怎么办!”
“可以哦。”髭切吻了一下你的唇,一触即分轻描淡写也让你害羞地把头扎进他的怀里。
“干嘛突然撩我,你好坏。”
“到底是好还是坏?”
“坏。”
“是吗?哎呀,我还能做更坏的事呢。”
“哇!髭切你手放哪里!拿出去!我身上都是汗!”
“哈哈哈我好吗?还是坏?”
“好好好你最好了!出去啦!”
“髭切!!!你不要一回来就折腾主!主发烧还没好呢!你收敛一下好吗!”长谷部的怒吼从门外传来,“出来把水端进去!”
髭切乖乖下床端了水来给你擦脸,闹了一阵你也出了点汗,感觉有点累了,就渐渐睡了。模模糊糊地听见药研说什么“烧退了”“没事了”之类的话,一通淅淅索索的声音之后便安静了下来,又朦朦胧胧的听见髭切的声音。
他说:“对不起。”
他说:“我的主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他说:“爱你。”

长谷部:髭切你下次不要回来了,一回来就折腾主真是烦死了。
药研:走慢了,又是一口狗粮。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