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和小月舒

啊最近看了偶像剧!超————甜
就突然也想写髭切高中啊!(还是现代paro
(我爱青春
被说月舒的名字和云停很配哈哈哈
有鹤啊这次…但是鹤!他!没有!感情线!不要怕!没有那么后宫玛丽苏啦!!(我也逃不掉玛丽苏…
哎哇我把控不太好人多的场景…
就…先…自行想象吧……哎呀不好意思…
总之先写了一点…
看得开心~
以上








(一)
“源……源同学!我喜欢你,请你收下这个!”
“哎呦……”甩着书包的肖月舒听到这句话脚下一绊,飞快地弯腰转身向来时的方向退去,心里想着打扰别人告白真是尴尬。
“刚来就走啊。”后面被告白的主角出声拦住了她,“同学不好意思啊,我女朋友来接我了。谢谢你。”
“她?!源同学你不要喜欢她!她是……”
“喂!”肖月舒把背包甩到后面,瞟了二人一眼,“自己的事不要拖上别人。”
“别走啊。”髭切轻轻松松地单手勾住了肖月舒的包带,“等一下我啊,不要生气啦……”
“同学,你是哪位啊?”肖月舒不耐烦地把包带抢了回来,“我叫什么啊?不要跟我套近乎!”回头瞪了髭切一眼自顾自地大步离开了,嘴里还抱怨着“真倒霉啊”“居然做炮灰”什么的,踹了一脚过来笑着和她打招呼的男生,才和那人一起出了校门。髭切在背后目送她走远,才想起旁边的女孩,三两句打发了她,就和从教学楼中跑出来的膝丸一起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阿尼甲今天很开心啊。”
“是啊,遇到了有趣的事啊~”
 
(二)
“啊,同学,你叫什么啊?”髭切从后门进来敲了敲肖月舒的桌子,笑眯眯地问。没想到旁边的同学突然窃窃私语起来。
“天啦,我的男神居然来找她?!”
“妈呀!男神离她远一点啊!”
“男神不要跟她有什么牵扯才好啊啊啊啊啊!!”
诸如此类。
肖月舒睡得迷迷糊糊地抬头,眼前的少年即便是穿着宽宽大大的校服也难掩他的青春活力,一头奶白色的短发还有几根不服帖地微微翘着,睫毛倒是根根分明不过背着光也看得不甚分明,唯有一双眼睛像是昨天吃的菠萝味的软糖,甜甜软软的。倒不如说,此刻的他就像是一根松松软软的棉花糖,让人忍不住卸下防备。髭切眼中的肖月舒现在真像个小奶狗,少女的头发上还隐隐约约有昨天用的洗发水的味道,牛奶味的香气轻轻巧巧地伴着午后的阳光钻进了他的鼻子。少女一双半睁的眼睛还看不清什么,短发睡得乱乱地趴在头顶和脸颊上。髭切笑意又加深了几分,伸手帮她把头发别到耳后,在她迷茫的眼神中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同学,你叫什么啊?”
“卧槽!”肖月舒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往后猛地一躲撞到了墙上,捂着后脑勺抽着气,烦躁地问,“你谁啊!离我远点!”
“我是昨天被你拒绝的人啊。”髭切满意地听着周边的窃窃私语,笑弯了眼睛,“认识一下,我是高二一班的,源髭切。”
“哦。”眼看肖月舒就要重新趴下,髭切又敲了敲她的桌子,“同学,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啊啊啊,你好烦啊!肖月舒!”
“月舒?真好听,希望你能记住我。”
髭切留下这句话就走了,然后的日子,肖月舒想忘记他也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髭切每一天,每一天都会来她的教室问她叫什么名字。每次都是肖月舒趴下补眠的时候,髭切来温柔地叫醒她,问她叫什么。关于二人的流言也越来越猖狂,这些女生终于忍不住有了行动。
 
(三)
放学后的几个女生把肖月舒堵在了教室里,肖月舒听了她们的来历一脸无聊地要走。
“肖月舒!你不要猖狂!之前露壬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你别以为你……”
“谁?”
“郭露壬!就是上周那个向我们男神告白的女生!你别装傻我告诉你……”
“你们男神又是哪位,你们有毒啊!”结果不知道哪个人上手推了肖月舒一把,几个人就推来推去。肖月舒一脚踹倒旁边的桌子,在瞬间安静的时候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找事是吧”,没等肖月舒把书包摘下来跟她们算算账,后门突然有人拖长了声音叫了一声肖月舒的名字。几个人回头看去,来人的校服外套松松垮垮地系在腰上,正懒洋洋地倚着门框。
“还——没——好——吗——”说完还对她咧嘴笑了一下,“饿死了要。可爱的同学们,可以让我们小月舒回家了吗?”
“肖月舒!你别得意!源髭切他不会喜欢你的!根本没人喜欢你!你就是个没人要的!鹤丸你别被骗了!”
“卧槽,你再说……”本来肖月舒都走到门口了,听到这句话瞬间就炸了,转头就要回去。鹤丸懒洋洋地从后面勾住肖月舒的肩膀捂了她的嘴,拖着她往外走。走了两步突然顿住,回头笑着说:“不劳您费心了。小月舒我喜欢得紧呢~”然后就不顾肖月舒的挣扎拖着她走了,注意到楼梯口一闪而过的白衣角,鹤丸意味深长地笑了。
 
(三)
第二天,肖月舒在走廊上遇见了髭切。髭切正在和弟弟膝丸还有鹤丸边走边聊天,肖月舒和班里的一个同学抱着作业沉默地回班。鹤丸看到了肖月舒就笑着拍了拍她的头,拿走了她手上几乎所有的作业,对髭切和膝丸说:“你俩先去吧。”没想到髭切径自走了过来,拿走了鹤丸手里的书。
“你们先走吧,鹤丸,化学老师点名叫你去哦。”鹤丸有点意外地愣了一下,掏了掏裤兜,半天掏出了一颗糖塞到了肖月舒的衣兜里,这才放心地勾着膝丸的脖子去办公室了。髭切把作业放到她班门口的第一个桌子上,就转过来认真地看着肖月舒。肖月舒并不想理他,忽视他的眼神自顾自走进教室。
“小月舒小同学,我帮你们班抱作业,是不是该给我什么报答呢?”
“谁理你。”肖月舒一脸冷漠地坐到位置上准备趴下,髭切却不依不饶地跟了进去,坐到她旁边的位置上。
“呀呀,小月舒小同学,说句谢谢嘛!”
“啊闭嘴,快滚。”
“哎?那——刚才的糖给我吧。”髭切笑着去摸她兜里的糖,被肖月舒一把打开。这时候,髭切的眼神就有点变了,他的笑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因为是鹤丸给的吗?”
“该玩够了吧,源同学。”肖月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面无表情地看了过来,“你不就是在报复我打扰了别人对你的告白吗?这样,我给你道歉,非常对不起,源同学。跟你告白的是我们班的同学,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可以追她了。打扰你们两情相悦真的对不起,也不奢求你原谅我了,希望你离我远点。满意的话,请你离开好吗?哦,还有你要的糖。”肖月舒从书桌里抓出了一个小包粗暴地甩到他的怀里:“满意了吗?”
髭切坐在原地看肖月舒重新趴到桌子上,慢慢地站起身,没有像往常一样笑,沉默地拿着包回到了教室。恰好鹤丸回到教室,看到他手上的包有点紧张地问:“月舒的吗?”
“恩。”髭切正要塞到书桌里,鹤丸按住了他的手。髭切抬头对上他收起嬉皮笑脸的眼神,有点惊讶。
“我不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但是髭切,作为朋友。我还是劝你不要打扰月舒的生活了。”
“你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这句话,我的朋友?还是肖月舒的男朋友?”
“肖月舒的青梅竹马。”鹤丸从他手里拿过那个包,把里面的糖“哗啦”一声倒在了髭切的桌子上,很认真地把包装到上衣兜里。
“你有怎么知道我不是真的喜欢她?”
“髭切。就是知道,才让你离她远点。”鹤丸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语气很松快地说,“哎呀我家月舒可是会打人的呢,不要惹她了好吗?恩?”
“不行。”髭切也缓缓地展开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凑到鹤丸耳边一字一顿地说,“是我的月舒。”然后他舒爽地靠到椅背上得意地看着鹤丸,伸出手:“包拿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