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突然的相亲

看了一吻定情什么的古川小哥真的帅就想写个相亲
然后好想写高中啊高中!!
啊啊啊
镇魂真好看啊!

各位端午!!!
看的开心
以上






最近髭切公司的资金周转出现了一点小问题,正在和膝丸商量该怎么办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是公司的一个外地合作商,表明了自己可以追加投资,但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点名希望髭切见一见自家女儿。髭切当然是断然拒绝了,可对方知道了他们公司出现的问题,甚至隐隐有用撤资来威胁的意思。
“这样的话,您定时间我来定饭店可以吗?”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之后,髭切挂了电话冷笑一声把合同扔到桌上。
“阿尼甲。”膝丸一脸严肃地说,“资金不是问题,但是你这样不好。”
“想什么呢,看来有人忘了我姓什么了,还能任由别人搓圆搓扁?”髭切随手拍拍膝丸的肩膀去开会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髭切就和你说了这事,学生食堂的饭其实很粗糙,因为你赶着去做实验你们二人就在食堂随便吃了点。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还漫不经心地把你碗里不喜欢吃的生菜挑到自己碗里。
“所以这周三下午你有空吗?”
“恩?不是你要去相亲吗?”你很疑惑地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水。
“不是我去,是我们去。我周三下午两点来接你。”髭切送你到了实验室的楼下又强调了一遍时间。
“我周二可能要通宵实验的,真的可以吗?你去拒绝了就好了啊……”
“不行。”髭切抬手看了看手表,迅速亲了一下你的额头,“我赶着开会,到时候穿漂亮点啊宝贝。”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边走还边回头冲你笑。你摸了摸额头拉开门走了进去。
 
 
周二你还是通宵了,因为实验遇到了问题,结果到了中午才出来。你坐上车时候还哈欠连天的,一边啃着顺手买的压缩饼干,一边喝着髭切带给你的热茶,不过你还是很顺从的在白大褂里穿了一条十分漂亮的裙子。
“呀呀,你这么好看我都不想把你介绍给他们了。”等红灯的时候髭切趴在方向盘上,侧头笑着偷偷看你。不过你已经困得人事不醒了,并没看到他笑容里饱含的意味。
“恩恩……到了叫我啊。”你顺着车的转向头摆来摆去,髭切看得有趣,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时不时地看着你笑。吃饭的地方到了,髭切特意定了一个有落地窗的包间,窗边有一个很舒服的躺椅。你一进去二话没说就躺在上面了,冬天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并不是十分刺眼。你只来得及提醒他一会儿要叫醒自己,就睡了过去。并不是因为你心大,实在是复杂的实验太耗费心力,已经疲惫地无暇顾及紧张或者别的什么情绪了。
“好。”
 
对方进来的时候,髭切背对着窗子看你随手扔在车上的书,你躺在正对窗户的躺椅上睡得正香,身上还盖着一件白大衣。髭切看到他们进来,放下书站起来,带着亲和的笑容一句话没说引导他们坐到位置上。
“咳咳,袁先生……”合作方清了清嗓子刚打算寒暄两句,就被髭切打断了。
“请您小声一点。”髭切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和他身边的女人,“她还在睡。”
“不知道袁先生还有个姐姐,不过,这种场合来的是父母比较合适吧。而且,袁小姐这样……也略有失礼吧。”
“这样啊……”髭切端起杯子优雅地喝了口茶,“那就稍微等一会儿吧。”
“袁先生,请你搞清楚一点,你现在……”
“我说了,请您小声一点。”髭切放下杯子,笑容半分没变却隐隐透露出严肃,“我公司确实是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不过也轮不到您替我操心。”
“袁先生,我爸爸,也是为你好啊……”一旁的女人忍不住辩解了两句。
“哦哦,我都忘了,相亲是吧。”髭切示意了一下桌上的茶点,“嫁到我家啊,得看我家大家长的意见。”
“你的父母都没来!你在这里说什么!”对方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髭切?”你自然被饱含怒气的声音给吵醒了,疑惑地爬起来往后看,见后面三个人都在盯着你。你愣了一下,连忙站起来,“先生,小姐。你们好。”
“我来介绍一下。”髭切先警告性地扫了他们一眼,走到你身边“这是我家的大家长,我的未婚妻。”
“髭切?”
“袁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对方忍不住拍桌子站起来,你下意识地侧侧身子挡在髭切的身前,“你这是在耍我们?!”
“先生,我没记错的话,我一早就拒绝了。是您一直喋喋不休,甚至有点威胁我的意思对吧?”
“所以袁先生的公司是不想要了对吧?”
“就那个公司?”髭切讽刺地笑了一声,“今天上午我们就已经拿到了资金,今天来是为了告诉你,这约,我们不续了。”
“呵,袁先生果然厉害。这个技术,我们公司是业界领先的,不可能有人……”
“哎?那个技术?”你突然想起来那次晚饭的时候,髭切提到过的一个名字,自己当时还给纠正了来着,于是又复述了一遍,“那个材料的话,我看过了,你们这个材料太重了。如果愿意的话,我介绍我师兄给你,他们家是做这种材料的改进的。”
“我们材料是机密!你怎么能给一个外人看,袁先生!”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你说了一个名字,“给我们实验室提供材料和机子的那个供货商吧!”髭切也有点惊讶地看着你。你不好意思地回头笑笑,“昨天因为你们产品不合格弄的我们出了点问题,老师说找你们谈谈。是约了晚饭吧,好像。”
“袁先生,你怎么能任由一个外人来抹黑我们的产品!我看你根本没有诚意!”
“是啊是啊。”髭切敷衍着点点头,走过去开了包厢门,绅士地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可是袁髭切我喜欢你啊!”
“小姐。”髭切站直身子,严肃地说,“喜欢谁是要用尽全力去争取的,不是利用这样的条件去逼迫谁。您这样的喜欢,在下当不起,还是请您离开吧。”
“那她呢!她就是不要脸追着你吗,我也可以!”
“小姐,是我不要脸地追着她。”髭切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右手攥拳敲了一下左手手心,“哦对了,这位先生,还有这位小姐。我家大家长看来是不同意我和你们的婚事呢,还是算了吧。”说到这里他征求意见似的看着你,你顺着他的话点点头。
“源氏的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希望你们记住。因为你们似乎忘了我是谁啊。”髭切歪了歪头很温柔地笑着,“在下源氏的髭切,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源氏。那么再见了。”髭切过来拉住你的手就离开了。
 
 
“所以,你们昨天实验怎么了?”髭切发动车子的时候问你。你才从这个玄幻的相亲中回过神来。
“啊,有个机子的配件给甩出去了,把培养皿给砸了。培养皿里的东西倒不是很重要啦,就是机子真是废了一番功夫。飞出去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学姐的叫声把保安都叫来了。”
“那你砸到那里没有?”髭切飞快地打量了你裸露出来的皮肤,眼神在你的领口逡巡了好一阵。
“没,蹭到了一个学弟,流了点血。以后打算用学长家的材料了,不过机子的供应还是有点问题啊……”
“哦你们那个机子啊,源氏有项目的,要吗?”
“真的吗!啊!帮大忙了!我给老师打个电话!”
“我还没说报酬呢。”
“还要报酬啊!我不是陪你相亲了吗!”
“哦那个啊,不算。”
“那我不要了!我让老师去找你。”
“我给你的,你就得要。”髭切亲了亲你有点不满的眼睛,“你总要习惯,有问题要抱怨,有困难要找我。你总有一天要写进我家户口本里的,有些事提前习惯一下。”
“……那报酬是什么?”
“给我你家的钥匙。”
“想也别想!”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