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拒绝追求者

个人比较喜欢对话……
然后想写一个侧面了解的这种
员工是杜撰的
估计会比较幼稚啊这种
不过没关系
博个笑罢了
以上









髭切自从谈了恋爱之后整个人越发的平和温柔,每天脸上都带着微笑,即使犯了错也不会很严厉地批评,自然就有人起了不可言说的心思。最明显的还是公司里另一个工作组的一位女同事,她工作成绩在组内突出,人也漂亮有能力,但是人缘一般。你本身也不是正式的在编员工,如今你的工作又只剩收尾了,因此他公司的人你也很多不熟悉,这个女同事的存在还是从同组人口中的八卦知道的。
“她又去献殷勤了,啧啧,可怕。”你提着奶茶来到员工餐厅的时候刚好赶上她们凑在一起说话,于是走过去把给她们带的慰问品放到桌子上。
“姐姐们说什么呢?神秘兮兮的。”
“你来啦!还带什么东西呀~”
“昨天看到群里说新开的奶茶店嘛,刚好离我们学校近,我去转了一下。”你看到一个不熟悉的面孔楞了一下,“啊呀,是新人吗?少了一杯,你喝我这杯行吗?半糖的春茶。”
“哈哈哈,这是隔壁组的。隔壁的,这就是我们那位。”
“你好,先谢谢你的茶。”
“没关系啦,那姐你们先坐,我给组长送个整合材料。”你站起来就要走,被旁边的女同事一把拉住,又把你按回椅子上。
“组长在源先生那里,陪我们坐一会儿。刚才聊到哪里了?”
“不好吧,不怕我听到什么告诉别人吗?”
“哈哈哈哈不怕……”
“说到我们那位了。”隔壁组的女职员在旁边提了一嘴。
“对对,你们那位真的。以为我们源先生是什么人啊……”同组的女职员撇撇嘴,喝了一大口奶茶。
“我不在姐姐们的生活还挺丰富的呀。”你不禁有点好笑的托着下巴看着她们,这些人总把你当小孩,觉得你还没出学校不知道社会险恶,一有机会就抓着你说个没完。
“那可是丰富,你还没工作,不懂。”又来了,“那位跟你的处境还有点像。也是特聘来的员工,不过人家是正式员工了,名牌大学学生就眼高于顶了,谁不是一样。一天天厉害得不行,公司新买了咖啡机据说就是因为人家喝不惯速溶的。”
“哎呀,姐你们做的也挺好的呀,源先生也总夸你们呢!”
“哈哈哈,不是说这个啦,话说回来。源先生感觉最近更有烟火气儿了。”
“对对对,那天还说我裙子好看,问我哪里买的来着……”
“不是这样我们那位敢往上凑?”隔壁组的也是一脸不屑。
“你都不常来了,可不知道。”旁边的女职员拍了拍你的胳膊,“隔壁那位最近可是追源先生追得紧呢,今儿顺手煮咖啡,明儿送自己做的小饼干的,还一脸‘只是顺便’的表情。”怪不得这两天看到髭切的车里有包装可爱的饼干什么的,你也没问,他也没说。
“咱们源先生啊哈哈哈,那可是个厉害人物。我上次见他在咖啡店窗边的位置坐着,有人搭讪,问他‘这位置有人吗’,说着就要坐下。你猜源先生说什么!”
“说什么?”
“快说快说。”你也感兴趣地听着,倒也没有催促。
“他说‘没有你坐吧’。姑娘是坐下了,源先生站起来就走了!笑死我了……”怪不得,那天他突然跟你说换个店见面,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啊……
“隔壁那位也是,有一天借口自己没开车想让源先生送她。源先生的车就停在楼下跟人家说要去聚餐,不开车,叫隔壁组组长送回去的。”是有这么一天,他突然要吃个离公司很近的店,你打车过来找他,他下班就没开车。
“哈哈哈哈,隔壁那位还觉得自己工作能力强又漂亮,源先生一定会高看一眼,一心准备嫁入豪门。还不是你的前车之鉴。”同组的职员笑嘻嘻地看了你一眼。
“恩?姐姐怎么打趣上我了呀……”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们这位是源先生堵了人家老师几天,好不容易才要来的。我们那位?”
“也是哈哈哈哈。”你突然听到有人叫了你的名字,一回头看见髭切小臂搭着白西装外套正向你招手。
“去吧。”组里的人冲你挤眉弄眼起来,“好好把握机会!”你哭笑不得地挥挥手,提了桌子上两杯奶茶离开了。
 
 
 
“说什么呢,这么高兴?”髭切接过你手上的奶茶,带着你往办公室走。
“说源先生的一百种拒绝追求者的方式呀。”
“哦——那个你们隔壁组的姑娘?”
“是哦,源先生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车里的小饼干了?”髭切锁上办公室的门转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你。
“现在想起来问了?”髭切把你抱上他宽大的办公桌,你不明所以地在桌沿坐好,他的双臂撑在你的腿侧,“你猜。”
“隔壁组的姑娘手艺好不好?”
“姑娘手艺好不好我不知道,弟弟的手艺是真好。”他的额头顶上你的额头,金色的眼睛盛满调笑的意味。听到这话,你有些措手不及。
“膝丸?”
“是,弟弟最近在学烤饼干,我看着新鲜也烤了两次。可惜某人问都不问啊……”
“我以为……”
“以为什么都可以问我,我说过了的,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有所顾忌。”他突然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你,“现在知道了,要怎么补偿我?”
“给你带了好喝的奶茶!”
“还有呢?”你跳下桌子,踮着脚费劲地抱住他的脖子,他顺从地低下头环住你的腰。
“下来一点。”他疑惑地低了低头,“再一点。”他弯了弯腰,你迅速地凑到他的耳朵旁边小声说:“最喜欢源先生啦!”说完飞快地回头亲了他的脸颊,然后就要逃离他的怀抱。谁想髭切察觉了你的意图,收紧了手臂把你固定在原地,不怀好意地盯着你。
“小坏蛋,撩拨完我还想走?”
“源先生……唔……”髭切低头亲了下你的唇,接着连续地啄了几下,才深吻起来。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气喘。
“真想吃了你。”他唇间的气息打在你湿漉漉的嘴唇上,凶狠的语调和眼神让你缩了下脖子。看你没接话,便隔着衣服在你肩膀上咬了一口,平复了一下才问,“等我下班?”
“啊不要了,我还有事呢。”
“有什么事?还有我重要?”
“是哦,我要和组长交接一下最后工作。”说完才反应过来你说了什么,“呀呀呀,不是啦!没你重要没你重要!”
“你先去吧。”髭切倒是没什么表情,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他像往常一样准备去办公桌后面,突然回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你的脸颊,“等回来再收拾你。”
“……我错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