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又是日常

哈哈哈从之前的眼线笔得到的灵感
然后hrk做节目的毛衣好舒服哦!
真的史上最烂
现代paro
看的开心
希望各位小可爱们儿童节快乐!中高考顺利呀!
以上













又是日常
“喂?髭切?”
“想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柜子里的那套衣服是不是你明天要穿去酒会的?被我弄上口红了对不起啊!”
“……恩?什么颜色的?”
“就是那个白色的……怎么办,买成衣行不行啊?我一会儿午休去找你?”
“我是问你口红的颜色,犯错的口红就不要了。我们去买更好的。”
“……”
“然后呢,你怎么去我家了?”
“膝丸打电话来叫我看一会儿云停,说真的我和云停替你买成衣吧?”
“啊啊,那个不重要啦,是云停的朋友来了吧。我猜猜……隔壁的小姑娘?”
“正解!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啦!”
“等下我回去接你们,你带一下衣帽间第一柜门第二个抽屉的卡。”
“好的,一会儿我……”电话里的声音一下子远了,“宝贝那个不能碰!……”髭切不带感情地对着被挂断退回的桌面盯了好一会儿才给定衣服的店发了条短信,算一算给你定的裙子也该做好了。你们在商场转了一大圈才去店里取了备用的衣服,拿着衣服你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那,你把我放在前面吧。我坐地铁回家。”你趁着红灯的时候,指了指前面的那个地铁口。变灯的一瞬间髭切就恍若未闻地开走了,过地铁口有一段距离,他才装作后知后觉的样子冲你抱歉地眨眨眼。
“啊呀,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姐姐下午陪我玩吧!过两天我就要走了……”
“好呀,你想玩什么都行。”话是这样说没错,刚到家,髭切就赶着云停去睡觉了。你靠着他房间里的懒人沙发对着电视打瞌睡,髭切进来时候惊醒了你。你睡眼迷蒙地看着他,连说话的语调都是拖拖拉拉地慵懒又黏糊。
“回来了……”
“这么困。”髭切挤在你和沙发之间,你的后背靠着他温暖宽阔的胸膛。深秋初冬时节,髭切偏高的体温带给你更多是惬意和享受,身后的肌肉富有弹性又舒适,身上的薄线衣又充满阳光的气息,你不知不觉又开始迷糊了起来,“看一下桌子上的胸针,小懒猪。”
“哦……”你嘟囔着应一声翻了个身,没成想反倒往下滑了滑。刚好他坐的也不是很端正,你枕着他的暖呼呼胸口,抱住他劲瘦有力的腰,双腿舒舒服服地在铺了地毯的地板上神展开。阳光从拉了一半窗帘的窗外跃了进来,铺在你的小腿上,你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门把手被压下,膝丸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推门进来,嘴里还说着“阿尼甲……”一抬眼便愣住了。你趴在髭切身上睡得正香,听到动静还不满地把头转了个方向,髭切一手别别扭扭地抓着手机,一手盖在你的眼睛上,整个身体呈现一个不是很舒服的姿势。这一动,他刚好把手拿下来冲膝丸做了个“嘘”的手势,接着就捂住了你的耳朵。
“有事?”髭切用口型问道。膝丸摇了摇头,先是对自家兄长的做派进行了好一番心理建设,去床上拿了薄被给二人搭上,才扬了扬手机示意他。髭切回以一个了然的眼神,目送膝丸开门出去了。关门的声音让你慢慢清醒了起来,你抬了下头发现髭切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感觉到你动了还下意识地摸摸你的头发。
“髭切……”刚睡醒的声音还是哑哑的,髭切立刻关了手机微微起身低头吻了吻你的头发。
“吵醒你了?”
“没有啦,睡得很好!”
“还想趁机让你陪陪我呢,你倒睡得好。快哄我,不然我要闹了。”他的下巴硌着你的头顶,语气无比认真。
“那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给你做?”
“不要,弟弟在家,才不让别的男人吃你做的东西。”
“那……明天送你去公司?还是算了,项目以后都不是我负责了,不合适。”
“明天陪我去酒会。”
“不不不,这个还是算了。我又没有衣服呀!”
“中午就给你取了,必须去,不然有狂蜂浪蝶怎么办!”
“这个……”
“还有,总是不让我炫耀你,我都要被朋友当成骗子了!他们整天嘲笑我,说梦里什么都有,必须陪我去!”
“……”那个,你们有钱人都这么闲的吗,“你不是总发朋友圈嘛!”
“哦对!还不让我发你照片!去吧!去!”
“……好,你今天怎么……会撒娇?”你站起来等他一起下楼,结果髭切半天不起来,也不回答,就坐在地方抬头看着你。看得你无可奈何,伸手去拉他,他才满意地站起来。你敏锐地注意到他起身的动作有一丝不连贯,用了点力气去按他的腰。他突然地叫了一声吓了一跳,你看他面露尴尬之色,马上就忘了刚才的问题,一心在他腰上按来按去,还问究竟是哪里难受。髭切一开始还享受得不行,低头欣赏你急切的神色,过了一会儿表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一把按住你乱动的手,靠近你的耳边用气音诱惑地说:“再来,我可就不忍了。”
“你在想什么呀!”
“想你呀,小朋友。”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