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一辆破车

啊————————
我!
食言了
突然开了个车
我并不知道屏蔽程度所以只放一半
这一半都有缘再见了
另一半的话
emmmm
哈哈哈
顺便我是调情引诱党!
这就是精华了!
以上










刚刚洗完澡的你就听到一阵不急不慢地敲门声,你打开门对上了同样顶着一头湿发穿着浴衣的髭切。他甚至在注意到你的视线之后用手随意地拨了拨,才笑着解释道:“呀呀,洗到一半的时候没有热水了。可以用这边的吗?”
“……好。”你对着他湿漉漉的脸看了半晌才侧身让他进来。今天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在刚刚的餐厅你就发觉了,总有女孩子盯着他看。刚才也是,奶白色的头发沾了水之后乖顺地伏在头顶,金色的眼睛里似乎充满的水汽,不复以往的清明,水珠顺着脸侧滑进衣领让你浮想联翩起来。你这么疑惑着拿了酒店小冰箱里的冰啤酒,坐在桌子上对着窗外闪烁的彩灯和漆黑的夜色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喝。到底是为什么呢?怎么今天格外的引人注意呢?
“小坏蛋,又喝什么呢?”髭切擦着头发从玻璃的反光中打量你手上的东西,“啤酒?”
“嗯,你怎么没穿浴衣?”
“湿了。”髭切围着毛巾不在意地甩甩头发,“没擦头发别离空调那么近。”说着,他就走到你身边把擦头发的毛巾盖在你头上温柔地帮你擦起来。从不断抖动的毛巾和头发下面只能看到他的腹部及以下,髭切的身材不是那种肌肉很夸张的类型,但还是呈现出了典型的倒三角状态。目光所及之处就是他肌肉分明的腹部,毛巾的位置似乎是有点低了,人鱼线清晰地展现在你眼前,两条线条深刻又张扬地向下延伸,最终消失在毛巾里。微微泛黄的顶灯给他的皮肤涂上了一层暧昧的氛围,不知怎地你的脸一下子烧红了起来,也不是没见过他裸着上半身的样子,怎么今天……
“啤酒还剩吗?”髭切掀起毛巾一手帮你理头发,另一手顺着你的手去抓那罐啤酒,碰到啤酒的时候挑了挑眉,“凉的?”
“啊……冰箱里就这个了……”你偏过头去抬手挡了一下过分泛红的脸,髭切像是没看到一样抬手喝了几口。你的余光瞄到他上下滑动的沾水喉结,不由得口干舌燥起来。这时候髭切反倒敏锐地注意到你躲躲闪闪地目光了,低头好脾气地笑道:“还想喝吗?等下啊。”于是仰头喝了一大口,你以为就他就把啤酒罐给你了,伸手去接却被扣住手腕按在桌子上,髭切带着笑意的唇突然贴上你的唇角。冰凉的唇贴在你微微回暖的唇角让你愣住了,这一瞬髭切就趁机把唇移到你的唇上,膝盖跪到你大腿旁边的桌子上。裸露的皮肤同时接触到湿漉漉的、细腻的皮肤和湿漉漉的、粗糙的毛巾,你下意识就要低头查看,却被髭切已经放下啤酒罐的微凉的手制止了。他挑起你的下巴之后毫不犹豫地撬开你的唇,温热的酒液疾速汹涌地灌进你的嘴里,你吞咽不及被呛了一下,剩余的酒液就顺着你们唇的缝隙流至你的脖子上,痒痒的感觉让你不由得缩了一下。
“哦?出来了。”他的舌缓慢地拭过你的唇角便加速顺着酒液的路径追着下去,等到他的舌离开的时候还轻轻地勾了一下你颈部的皮肤。你迅速回头却蹭上了他的唇,“还想?”
“不不不……那个……”
“哪个?”他金色的眼睛里流动的与平时不同的模糊笑意让你移不开眼睛,一时忘了说什么。等了一会儿发呆的你,他很耐心地又问了一遍,“哪个?”
“就是你今天……怎么……特别的有魅力……”最后几个字小声地几乎让人听不清,说完你就快速把视线硬是从他眼中拔出来,投向别处。
“啊——你说呢?”髭切笑得像是一头预备好出击的狮子,他不满于你视线所在的方向,愣是把你的头拨过来朝向自己。这次,你清楚地看见他眼中浓浓的引诱和欲望。他满意地向前送了送胯,恶劣地欣赏着你慌乱的表情,不紧不慢地又问了一遍,“你说呢?”
“不知道!”你低下头挣开手去推他,在指尖碰到他胸口皮肤的一瞬间迟疑了。髭切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毫不留情地抓住了你的手,把你的食指尖纳入口中。他的口腔已经不是刚刚的冰凉了,湿热柔软的舌尖在你的指腹缓缓拂过,渐渐向上抚过你的第二指节、第三指节停留在手背上,代替舌尖的是一个轻轻的吻,还有黏在你身上的、毫不掩饰的挑逗和勾引。
“现在呢?”
“不知道!”
“嘴硬。”髭切愉悦地轻轻笑了起来,握在你手腕上的手顺着小臂的线条有一下没一下地碰触着钻进宽大的浴衣袖子里,另一只手落在你的发上,举起一绺吻了吻,“你明明知道的。”他的一只手已经钻到你的衣服里直接接触你的背了,另一只放在你领口的手小指与无名指正在蹭着你浴衣里的皮肤。“在让你属于我这件事上,我向来不遗余力。”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