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膝丸X你 现代paro

看到土味情话就觉得很适合膝丸啊!!
(虽然没写几句
哈哈哈被阿尼甲糊弄了两句就去告白的哭哭丸
第一次尝试膝丸!
希望看的开心
顺便一说这个膝丸就是髭切现代paro里的膝丸!
以上










说起和膝丸的第一次见面真的是十分令人尴尬的场面。当时膝丸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堪堪躲过正面驶来的车冲上人行道,刚好挂倒了下了夜班打着瞌睡反应迟钝的你。于是你就返回了刚刚离开没有十分钟的地方,在同事的忍笑声中办理了住院手续。
“真的十分抱歉!”你面前的浅绿色发色的男子把头埋得低低的给你深深鞠了一躬,“是我的疏忽!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没关系……你先起来吧。”你坐在床沿上弯腰去扶他,察觉到你的动作他立刻直起身子急切伸手反过来托住你的手肘。
“别乱动,小心掉下来!”他看到你稳稳地坐在床上之后,才收回手一本正经地退了两步说,“我们来谈谈赔偿问题吧。”
“那倒不用了,也没有多严重啦,也怪我自己没反应过来。”你笑着摆摆手,很不在意的样子。
“确实是由我的疏忽造成的,这种情况是……对,赔偿精神损失费,还有误工费,你这几天肯定是上不了班了的,还有什么额外的要求吗?”你看着对方一脸认真思索询问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好笑。
“真的不用……”话还没说完就被过来的满面笑容同事打断了。
“你回来了啊,轻度骨裂。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下次叫那谁给你算一卦吧,你这流年不利呀!”同事一边笑一边利索地给你固定小腿,“注意什么你知道的。谁撞的你啊,哈哈哈哈你们主任都要气死了……”
你好心地拍拍同事的肩膀指了指后面明显散发不满气息的黑衣青年:“就是他。”
同事回头看了一眼赶紧憋笑给你处理,站起来还随手拍了拍你的大腿:“静养知道吧,我下班给你拿东西。”
“不用了。需要什么我去买。”靠墙的膝丸不耐烦地截断了同事的话,“你这医生怎么这样,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吗?”
“她是我朋友啦,开玩笑来着。”你轻轻地推了一把吃惊的同事的腰,“你快去吧,今天不是有早会?”
“这位先生,记得去交押金。”你目送同事出门才带着笑和气压低的膝丸解释。
“我是这个医院普外的医生,你也看到了,这边有很多朋友。所以真的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赔偿的呀。你就放心吧。”膝丸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突然电话响了。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等他到楼梯间接完电话返回病房的时候在门口就听见里面非常大的训斥声。
“……你这样你的病人怎么办?!你就不能走路小心点?!我也真是服了!怎么还有人开车开到人行道上去!……哎,总之,你给我配合点,好好恢复!”
“知道啦,主任。明天我还是过去吧。”
“给我好好躺着吧,少添乱了!”
“知道了。”然后膝丸就看到从门里出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满面无奈的中年男人,一边看着手上的片子一边叹气离开了。等他推门进去的时候,你已经躺在病床上进入睡眠的状态了。望着你安稳的睡脸,膝丸暗自感叹了一句“心真大”就拿着单子离开了。
 
 
 
 
 
 
“所以这个手术排给谁了?……行吧。”膝丸晚饭时候提着保温杯走进了病房就看到床上的小桌子上铺着病例,你戴着眼镜左手接着电话右手转着笔,看到他进来脸上的认真都换成了惊讶。你随口两句了结了电话,问他,“怎么来了?”
“来送饭,我查了一下,你这时候要吃清淡一点的,所以叫人炖了汤。”膝丸打开保温杯给你看,“有没有什么不吃的东西,我去问问忌口。”说完就对着铺开的病例皱起了眉头,伸手把纸张拢起来,你飞快地按住了病例。
“别收别收,我一会还要用。”你抬头对上他不赞同的眼神,讪讪地把手收了回来,“啊……那个我没什么不吃的……”
“好的。”膝丸把理好的病例放到旁边的床头柜上,一件一件地拿出带来的吃食,“不知道你的口味做多了点。”
“谢谢呀!麻烦你了,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对着这明显不是一个人的分量的食物你不禁暗暗咋舌,可是用眼神在桌子上扫了一来回都没找到筷子,于是转过头看着一直盯着你的膝丸有几分尴尬,“……筷子?”
“啊不好意思!”膝丸突然脸红了,慌慌张张地从袋子里抽出筷子拿给你,“你慢慢吃。”然后低着头就转身去开病房门,没想到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了。来人满面笑容地大声叫了你的名字:“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粥!哎?你是……”
“你来了啊,这位是哎……你叫什么?”
“我是膝丸,源氏的那个膝丸。”
“哎?你就是那个源氏兄弟的弟弟吗!”来人突然愣住了,随即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那啥,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说完把粥往膝丸手里一塞跟你打了个招呼就风风火火地跑了。
 
 
接下来都是晚饭时候膝丸过来送然后坐在旁边,你看病历,他看文件。你也拒绝了几次但没什么效果,索性就随他去了。有一天中午办事的时候路过医院,髭切刚好在车上注意到自己弟弟明显的心不在焉。
“粥丸,听说你晚上每天去医院给人送饭?”
“是,阿尼甲。”连名字都不吐槽了,髭切感觉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但是很严肃认真,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意识到什么地膝丸从窗外收回视线,看见自家兄长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差在脸上写欣慰二字了,不禁扶额,“阿尼甲……”
“喜欢当然要追了,来我教你几招……”
 
 
当膝丸提着打包的饭站在病房门前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忍不住甩甩头推门进去了。这一推这一推门发现被子乱乱地在床上,床上却空无一人,膝丸放下饭就冲到了护士站:“请问19床的病人去哪里了?”
“哦,她去坐诊了。”小护士倒是毫不在意地一边收拾针剂一边说。
“那她具体在哪里,您知道吗?”小护士这才停下手里的工作仔细地打量面前的青年。
“在综合楼三楼,上楼左转。具体的房间门口应该有名字。”
“好的,谢谢您。”

果然在三楼的第四间房门口看到了你的名字,他敲了敲门推门进去,发现你坐在轮椅上认真地盯着电脑,听见门响也没抬眼。
“放桌上吧,谢谢了呀!”
“放什么?”
“哎?你怎么来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你这……工作是有这么忙吗?一定要你来上班吗?你腿怎么样了就乱跑,万一留下后遗症怎么办?你这两天都过来吗?”
“没问题了!不要抱怨我的工作啦……”
“抱我。”
“????”你看到膝丸突然红起来的脸和耳朵一下愣住了,一脸问号。
“你……你是哪里人……”
“本地人呀,怎么?”
“不对,你是我的心……心上人!”膝丸说完就捂着脸开门跑了,留下你在房间里一脸震惊,过了一会儿膝丸就听到了房间里放肆的笑声,他忍不住把脸埋到手里十分懊恼地觉得又被自己的兄长耍了。笑声渐渐停了,他旁边的门也悄悄地开了。
“膝丸?哈哈哈……”你看着他还是忍不住笑了两声,然后带着笑意地继续拍拍他,“答应你了,心上人!”
“啊啊啊,不要说了……”
“为什么?多可爱!”
“太羞耻了……呜呜呜……”
“哎呀……”好像玩脱了,“你……”
“我才没有哭呢!我送你回去,下午不要来了!”
“好好好都听你的……”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