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现代paro 办公室play

哈哈哈又是一个现代paro!!
被叫去开会蹭出来的脑洞!……
办公室play还有点迷醉呢哈哈哈
我是不会开车的那种哦…
希望看的开心
以上






你送云停到学校之后刚刚好卡着上班时间打了卡进公司,坐到位置上气还没喘匀就被项目负责人抓到办公室去汇报工作,站在了刚刚分别不到一小时的人对面。
“源先生,这是项目计划书,请您先过目。”负责人毕恭毕敬地双手递上了你昨天熬夜改过的策划书,然后退回你身边。
“好,坐吧。”髭切把策划书随手一放,对着办公桌另一边的两把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一下。”
负责人不敢怠慢面前这个温和笑着的青年,毕竟昨天他还把计划书砸到自己面前冷笑着让自己反省。于是负责人毕恭毕敬地坐下,急急忙忙地说:“有什么您尽管问。”
髭切笑着盯了一会儿他惶恐的脸,直到对方冷汗都要下来了才翻开刚才丢到一边去的策划书,草草地看了两眼就扔到负责人面前:“项目收益好像对不上吧?解释一下?”
负责人表情一下就变了,连忙结结巴巴地开始解释:“那那个是因为……”
你本来打算在一边看戏,毕竟自昨天髭切看到开给你的工资时候就一直生气到现在自己还是别掺和人家教育下属了,但是突然感觉有什么碰了碰你的小腿。你今天穿的长裙,因为也不算正式入职,再者公司氛围也不是很严格,就以为是旁边的人太紧张了,不小心撞了你的腿。你也没太在意,只是往旁挪了挪。结果那个东西不依不饶地追了过来,试探性地贴上你的小腿的时候你才反应过来可能是皮鞋的鞋尖。你猛地抬头去看髭切,髭切倒是一本正经地再听负责人断断续续地解释,还抽空给了你一个疑惑的眼神。你腿上的鞋尖顺着腿部的线条越来越往上,钻进了你的裙子贴到你的膝盖。冰冰凉凉的鞋尖这时已经沾上一些了你皮肤的温度,但是相对于膝窝来说还是低了,皮质的触感抵到你敏感细腻的膝窝像是触电一般的,你急忙清了清嗓子,对髭切投来饱含戏谑笑意的眼神回以警告性的怒视。感到对方收回了鞋,你顺势收回了双腿,虽然有点不礼貌还是把腿架到了另一条腿上。
“源先生。就是这些了。”
“哦?”髭切看了你一眼,意味深长地翻开策划书,“那么风险数值?解释?”
你看着负责人快抖起来的身影无奈地垂下眼睛,昨天负责人盛气凌人地给你打电话让你改动的时候可是万万没想到髭切就坐在旁边眼巴巴地等着你给吹头发,结果挂了电话你就去重新计算数据了,吹风机自然就到了髭切本人手里。你正要理一理裙子的时候,突然有东西蹭上了你大腿的腿侧,你差点惊叫出声,恼火又有点羞耻地瞪了过去企图阻止对方。髭切有点挑衅带着纵容地笑意看着你,旁边一直低头看策划的负责人感觉有点不太对,正要抬头就看到髭切伸来的手轻巧地敲了一下风险评估那两行。
“想好再说。没耐心听你磕磕巴巴的。”
负责人吓得再也不抬头了,对着那两行看个没完没了。你赶紧躲开他的脚尖,他就不依不饶地追上来。你一边有点狼狈地躲他,一边还要注意动作幅度不让负责人发现。直到你认输地看着他,他才伸手把负责人面前的策划合上。
“算了,回去重新写,别以为能混过去。我还有点问题问她,今天下班前我要看到。出去。”负责人如蒙大赦地道着歉出去了,一句都没多问。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你连着椅子往后挪了一大段距离,整理着刚才躲来躲去弄乱的裙子。髭切从对面站起来走到你和桌子中间坐到桌子上,伸手把你带起来放到自己的怀里。
“你身上的香水味会弄到我身上啦,不好解释的。”你推推他的肩膀,“我回去帮他算算吧。”
“腿不给蹭就算了,抱都不给抱了吗?”
“也不是,毕竟在公司,我还在项目组里,还是不要太明目张胆了。”
“给不给抱?”
“……”
“啊抱抱抱,想抱多久就抱多久。”你也回抱了他一下,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任由他把头蹭进你的颈窝,把眼睛贴在你脖子上。转来转去的眼睛还有他长长的睫毛都弄得你有点痒,你下意识地缩缩脖子,想到他会被挤到又赶紧不动了,“昨天被臭骂的是我呀,你消沉啥呀?”
“不给我吹头发,头痛。”髭切蹭蹭你的脖子,声音都有点委委屈屈地的味道。
“云停都知道先吹干头发睡觉,你呀。”虽然这么说着,你还是心疼地把手插进他奶白色的头发里按揉着,“哪里痛?要休息一下吗?”
“你亲亲我就好了。”他把头扬起来期待地盯着你,金色的眼睛映着灯光,还印着你背光的脸庞,“王子需要你的一个亲亲!”
“我天,你以后不要给云停讲这种王子的故事了好吗?这种故事真的百害无一利啊。”但是又能怎么办呢?髭切就是你梦想中的王子啊,哦,错了现在不是梦想中的了,现在就是你的王子。
“不给亲吗?”
“涂了口红会花的。蹭个脸吧?”你踮起脚尖鼓起一侧脸飞快地蹭了蹭他的侧脸,软乎乎又暖呼呼地触感让髭切着实楞了一下,稍纵即逝的感觉让他来不及享受就只剩下回味,他不禁抬手把你死死地按进怀里。
“下次再这样,我就要忍不了了啊,还带更新套路的。”
“谁让我的王子这么可爱的啊!……啊啊啊你刚才说这个就不羞耻吗?!”
“嘘——王子要亲吻他的宝贝了。”
“等下,王子难道不是亲公主吗?我不应该是公主吗?!”
“当然不是啊,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都要排除困难才能在一起,我怎么舍得你受苦?”
 
 
 
 
 
 
 
 “阿尼甲!我回来了!”
“呀呀,不解风情丸你回来了~”
“我叫膝丸啊!膝!丸!呜呜呜阿尼甲……”
“啊呀膝丸你不要哭了,髭切你也是的,干嘛总是故意欺负他啊!”
“谁要他突然……算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