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现代paro 遇见前男友

啊考试没过心态爆炸
520过了我们还有521嘛
521来一发吧!
之前说可能会一个系列的现代paro又来啦!
前男友高能预警嘿嘿嘿
ooc预警
以上
 








“行……知道了……嗯嗯嗯,晚饭想吃什么……哎呀!”你一边慢悠悠地回复着电话里髭切的叮嘱,一边悠闲懒散地在路上溜达准备去超市买点吃的准备晚饭。结果没想到居然撞了个人,髭切电话那边急切又关心地问你怎么了,你却平静地叫出了那人的名字打了个招呼,然后对髭切说,“没事没事,我这边有点事儿。先挂了啊~”
“哎?”髭切听到电话那头的动静,连忙去和弟弟说一声就下楼开车出去了。
“阿尼甲!你去哪里!……文件没签!”
“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咖啡厅内,你和他对着一张桌子相对无言。服务员送来了一杯咖啡和一杯珍珠奶茶。
“你……最近好吗?”他先开口了,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你还有点惊奇。
“还行。你呢?”
“虽然升职了,但是不太好。”
“升职了?恭喜你啊!”你漫不经心地搅了搅杯子里的珍珠,随后放下了吸管。
“可是我最近过得不好,生活一团糟。没了你真的一点儿不行,我错了,我们还有可能重新在一起吗?”
“嗯?不可能了。”
“我以前真的是混蛋,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们再在一起好吗?你那么喜欢我,我现在也喜欢你,你重新和我在一起吧?好吗?”
“你从来没有喜欢我。”你扔下这句话,叫了服务员当着他的面点了一杯水果茶,“你看,因为你喜欢的姑娘喜欢珍珠奶茶,你就给我点了三年的珍珠奶茶,其实我并不喜欢它。”
“你也从来没说过啊!”
“在你给我点第二次的时候,我就说了。”
“那么远的事儿了,还这么小谁记得住啊!我是最近才发现自己喜欢你的啊!”
“你不是喜欢我,你是差一个免费的保姆。”
“你当初那么喜欢我,现在都忘了吗!晚上出去给我买蛋糕,给我做想吃的菜,为了我们出去旅行费尽心机规划行程。”
“巧克力蛋糕一口没吃就扔了,因为你突然想吃水果的了;菜你也没怎么吃,在外面吃过饭回来的,嫌弃的不得了;至于旅行?你不是跟别人一起去了吗?玩得挺开心的呀。”
“那是……”
“是什么还重要吗?我们都分手了你说这些的意义在哪里呢?回忆你当年多渣,还是我当年多傻?与其在这里浪费你我时间不如找一个新的女朋友快一点,你说呢?”
“你难道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我吗!我都说了我错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劈腿了吗??!”
“我们早就分手了,就算是劈腿,也是你不是我。你还记得我们怎么分手的吗?”
“我跟那个女人只是……”
“逢场作戏?我不在乎。我有男朋友了。”
“你说什么!”他突然“刷”地站起来,紧紧地盯着你的双眼,“你再说一遍??!”
瓷杯磕在桌面上发出不大不小地一声,但是在骤然安静的、众人目光都集中过来的咖啡厅还是十分突兀。你不紧不慢地收回把瓷杯往前放了放的手,平淡地对上他写满愤恨的眼神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我有男朋友了,不是你。”说完,手边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他一把抢了手机怒气冲冲地看了来电显示直接把手机掼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我倒要听听他有什么好?!”
“他有什么好?”你脸上浮现一个讽刺的笑容,“至少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胃不好,他到现在都没让我吃过刺激性的东西,现在保温杯里都是他悄悄问中医要来的暖胃的方子。你呢?夜市逛了一大圈,我回去胃痛到半夜两点。还要知道些什么,我告诉你。”
“这些我都改了!我能做得比他更好!要是你以后遇到更好的人你还要吊死在他身上吗?!”
“我以为这一点你会比我更清楚,这三年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回报我的。你肯定不记得我给你讲过的春琴抄了吧?春琴是佐助眼中最好的女人,如同髭切之于我。如果我遇到比他更好的人我就刺瞎眼睛,这样他就永远都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人。”
“呵,才几天不见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你这么想,人家肯定不这么想。你除了会读书还会什么?你说的这些谁记得住?除了我没人能忍受你了,我就等着你哭着回来求我。”他嚣张地坐下翘起二郎腿,轻蔑地看着你。你没在意地笑了笑刚要说点什么却被来人打断了。
“不好意思啊,我会努力不让这一天到来。”奶白色发色的青年端着一杯冰镇的水果茶温柔地放在你面前,顺势坐在你身边自然又亲昵地刮了一下你的鼻子,“今天就饶你一次。”
“这就是你新男朋友?服务员?不过如此。”他仰着头十分傲慢地上下打量着髭切。
“恩,我喜欢。”你端着杯子满足地喝了一口,想也没想就说。
“喂,你叫什么?”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安慰性地拍了拍髭切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呦,这么护食儿啊?看来是个吃软饭的!”
“这不是我一贯的风格吗?你还记得你的第一套正装是用谁做了一个月的兼职的工资买的吗?”
“怎么?这么心疼他,还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法说话啊?”
“恩,跟你说话,我怕拉低他的水平。”
“你有完没完?你要不想和我复合为什么坐在这里?!你现在什么态度?!”
“是你跟进来的还要我提醒你吗?尽管我不想承认,我以前一定是瞎了眼。真是恶心死我了。”说着你准备站起来走,忽然被扯了一下,你回过神来仍坐在椅子上,眼前就是髭切穿着黑色衬衫的宽阔后背,热烫的液体顺着他的衣襟滴在你的牛仔裤上。温度几乎瞬间被感知,你甚至因为这个温度还禁不住抖了下腿。你这才慌了,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抢上几步狠狠地给了对面前男友一记响亮的耳光,二话没说,也不顾一脸震惊地看着你嗯对方拉起髭切就走了,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身后髭切示威性地抬起下巴给了你前男友一个冰冷轻视的笑容,才乖乖地走了。


“哪天我扎他轮胎!真是过分!愣着干什么?快脱衬衫。”你气愤又心疼地拿着凉毛巾和烫伤膏准备帮髭切处理一下刚才被泼过的地方。
“不太好吧。”髭切假意地推拒了一下,才高高兴兴地脱了衬衫,坐在床边抬头热烈又专注地盯着无意识站在他分开的双腿中间的你。而你浑然不觉,只是看着胸膛上的红色兀自心疼,更加生气了。
“把你衬衫价格后面随便写几个零寄给他!赔到他当裤子!”
“对!当裤子!”
“叫他破产!气死他!”
“嗯!气死他!”
“这人居然这样!说不过就动手!下次我也要泼他个脸开花!”
“是!泼……不行!”髭切抬手圈住你的腰就往自己怀里拽,“这个不行,不准再见他。”
“也行!那我雇人套他麻袋!打爆他的狗头!”你推了推他的肩膀,“稍微抹一点烫伤膏?”
“不用了,没那么烫。”
“快点啦!预防预防!”你不由分说地推开他的撒娇仔仔细细地给他抹了个遍。髭切突然严肃地叫了一声你的名字。
“嗯?”
“我们的初见是在雷阵雨中,然后我们遇见了,天晴了。如果他是你的雷阵雨的话,我就是你的晴天。不要怕,以后你不会再淋雨了。”
“啊!”你赶紧转身来掩饰自己通红的双颊,“干……干嘛突然说这个啦……”
“哎——在咖啡厅,你说了那么可爱的话,当然要回报一下啦!”
“你听到了!你听到了多少!”你迅速转了过来,对上他充满柔和笑意的金色双眼又忍不住捂住了脸。
“嗯……我想想啊……”他玩味地看着你窘迫起来的脸,“从‘我有男朋友了’这一段开始。”
“啊啊啊!不要说了!”你急忙去捂他的嘴想阻止他。他一手圈过你的腰,一手握住你的双手。
“为什么啊?这么酷!‘我喜欢’什么的!太可爱了!”还学着你的语气说了一遍,“你不能这么总是害羞,我们怎么进行下一步啊?”
“!!!谁要想和你进行下一步啊!!”
“哎——?原来你不想吗?”
“……”
“想。”

晚上髭切偷偷溜到你房间看你的时候,发现床头柜上的他刚给你的旧手机震个不停。他随手接起来听见电话里一通臭骂,你听到声音不禁皱了皱眉翻了个身,他伸手顺了顺你的头发,在你身边坐了下来一边漫不经心地把你的头发绕到手上,一边打断了电话那头高分贝的痛骂。
“您好,我是髭切。我的女朋友睡了,您要是没有什么要紧事可以明天再说,或者由我代为转达。”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小了,这天晚上不知道髭切说了什么,你的前男友再也没有就这个问题纠缠不休。而通话记录也被髭切删掉了,你也没有机会知道这通电话。
“哎?奇怪,那个人居然没有打电话来,按他的尿性不应该啊……”某天你的自言自语被髭切听到了,他也面不改色地替你尝了一口牛奶的温度随口对你说:“再想他我就生气了啊,来,喝奶。”
“啊?我不喝热的奶!会拉肚子——”
“我的女朋友到现在还想着她的前男友,又不肯喝我给她精心准备的热牛奶,我真的好委屈啊,我好难过啊。我要哭了。”
“……”
“啊我喝我喝我喝,我没想前男友啊……”
“女朋友还顶嘴……”
“我喝我喝我喝完了!!!你看!!”
“乖孩子。”髭切自然地亲了一口你的额头。


我都说了不会让你淋雨,怎么还会放你一个人去面对他呢?
哎呀,我的小傻子什么时候才能多依赖我一点儿呢?
女朋友太心疼我也是甜蜜的负担呀~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