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现代paro的带孩子


这个现代paro可能会写成个系列也说不定毕竟我懒
阿尼甲我怕是写飞走了
阿尼甲在我心里本来就是温温柔柔撒撒娇
提刀出阵剁全家
不过总是写温温柔柔的有点…会腻吗…

这次也是现代paro 第一次出现髭切膝丸以外的人名是原创角色
云停小孩子!(估计以后不会出现了
真的很感恩髭切出现!
ooc预警!!!!
无脑日常……
以上




“那个……请问您最近忙吗?”你一早接到了膝丸的电话,吞吞吐吐的声音让才睡了两个小时的你头更痛,但你还是耐心地询问了他。
“最近家里有点事,您可以……帮忙带下孩子吗!上周您见过的那个。”你混沌的大脑运转了起来,上周……上周在办公室遇到的那个髭切的小侄子??
“那个小侄子?”
“对对对,您看看您最近方便吗?就帮忙照看一个礼拜,小孩您也见过的挺听话的!双方父母都出国了,我又要出差,家里在装修,就……”
“行吧,什么时候过来?”你听着膝丸焦急地解释,烦躁地揉揉头发应了下来。
“太好了!您开门吧,他们在门外。真是麻烦您了……不好意思我就要安检了,真的太麻烦您了。”说完就挂了……挂?了?你一脸懵逼地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直到门铃声想起来你才猛然惊醒似的挪去开门。
“呀!”髭切清清爽爽地现在门口和你打招呼,身边还有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
“小孩子就是你吗?”你面无表情地打算关门回去补觉。
“别关别关,快出来。”髭切用力拉住门把手,行李箱后面才慢吞吞地走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穿着可爱的背带裤和小衬衫,一手抓着髭切的裤子一手扬起来和你打招呼。
“姐姐!”
“小停来啦!快进来,姐姐看看是不是长高啦!”你蹲下身拍拍男孩的肩膀,“好了,小孩子我接收了,你……”
“我也进来?好。”
“哎?不是。把箱子递给我啦。”你起身伸手去提却被他一把拉住,贴在他的胸口。
“我们都那什么了,你还害羞什么……”
“不要在孩子面前乱说,我们怎么也没怎么。”你一脸服气地把手用力抽了回来,“进来吧。”
你把这一大一小安排在沙发上,顺手把空调调高了两度从厨房端了两杯水放到茶几上,把遥控器放到男孩旁边。
“小停,你要不玩玩游戏?桌上的水果随便吃,我们先把房间收拾一下。”
“好呀!姐姐!”
你带着髭切走到了客房,一边从柜子里拿出新帆布床单和枕套,一边奇怪地问:“怎么突然来这边了?”
“呀,家里装修来着,很吵。还有你最近不是很忙吗?干嘛答应。”髭切不满地把自己挂在你的背上,撒娇着说。
“你弟弟难得打电话来拜托什么,哪里好意思推脱。”你就着这个姿势开始套枕套,结果听到这句话,髭切突然咬了一口你的后颈。你下了一天,缩了缩脖子,带着安抚意味地问,“怎么啦?”
“不让我进门,还答应我弟弟带小孩,你说怎么了?”
“那不是你弟弟嘛!再说了小孩子的醋你也吃。”
“不能吗?”你感觉到他的嘴唇在后颈威胁性的移动,连忙说:“能能能!对了,小停有什么不吃的你知道吗?”
“呃……”
“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
“嗯……”
“行吧,你把衣服挂好。中午想吃什么?”
“想去吃上次和你提过的店。”
“那个是不是有点辣,小孩子能吃吗?”
“……能。”
“那……”
“你要是再问那个小兔崽子我就要生气了哦~”髭切坐在你刚铺好床单的床上仰起头眯着眼睛看你笑。浅色看起来柔软的细帆布在他身下向远处延伸,本来是放在主卧的双人床此时将本就不大的房间衬得更小了。远处是浅色的床单,近处是他刻意掩盖的金色眼睛,他身上标志性的味道包裹着你,也提醒着你,你的头不知不觉更昏了,像是被引诱了似的你一点一点地向他靠近。睡衣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震,你从刚才的状态瞬间清醒过来,扔下一句“我去叫小停来”就急急忙忙地去客厅了。
当这一大一小好不容易整理好了衣柜回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你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髭切忍不住笑着摇头去客房抱了被子给你盖上,亲亲你的脸。他把手机插上耳机塞给小孩,自己安安静静地坐在你的前面看着没有声音的电视节目。你惊醒的时候,发现髭切奶白色的短发就近在眼前,电视不知道放着什么节目,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半了,你猛地坐起来。
“啊啊啊!怎么睡着了!小停?中午有什么想吃的吗?姐姐给你做!哦对还要去超市买点东西。”
“叔不是说要吃那个新店吗?”
“啊,小停不想吃那个也没关系的。”
“不啦,姐姐。就吃那个吧,就算来姐姐家了也不能让美女过于劳累呀!”
“嘴甜的,我去换个衣服啊,小停等会啊~”你起来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就回房间了。你低头洗了一把脸,再抬头就看见髭切在身后从镜子里盯着你,吓了一跳。
“!!!”
“被子是我盖的。”
“嗯?”
“被子是我盖的。”
你终于从他脸上读到了想要的信息,踮脚亲了一下他的脸:“你最好了。”觉得他简直幼稚又可爱,想不到他谈起恋爱来原来是这样的类型。你偷笑着去换了个衣服出门吃饭,吃完饭就顺便去了超市。
“姐姐我想吃这个!”你看看他指的零食又想起膝丸发来的注意事项。
“只能买三种哦,好不好?”估计小孩也是很熟悉这种要求,脆生生地应了一句就去挑了。走到果蔬区的时候,你一边认真地想晚上吃的菜式一边挑挑捡捡。
“姐姐姐姐我想吃西瓜!”
“行,这个太大了,等下姐姐来称,你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要吃桃子。”你把手上的芹菜放到手推车了飞快地瞟了一眼那边的桃子。
“不行。”
“嗯?”髭切显然是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不太相信地举着手上的桃子奇怪地看着你。你连忙把桃子从他手上拿下来放回去。
“哎你没注意到?你对桃子好像有点过敏啊,每次吃了就要打喷嚏。”说完你就去教小孩挑西瓜去了。髭切则一个人看着桃子慢慢地笑了,然后甩甩刚才拿着桃子的手,走到你背后偷偷地牵了一下你背在身后的手。你却会错了意。
“嗯?这么想吃啊……不然换一种吧,这个瓜怎么样?这个季节的瓜可好吃了,甜甜的,行吗?”髭切挡了一下你的闪闪亮亮地,吃不消似的偏过头去。
“别这么看我,会想亲你。”

“洗好了。”本来打算趁着小孩自己洗澡的时候偷偷过来亲亲你的髭切这时候十分不愉快,没想到小孩有点怕水,洗澡的时候得有个大人陪一下。想到刚在傻站在那里的自己,髭切就十分糟心,只能用力地擦头发。小孩早就跑到你身边撒娇让你给吹头了。髭切瞪了那小孩一眼,没想到人家根本不理他,于是走过去硬是挤进你和沙发之间的缝隙里,贴着你的背坐在地上。小孩坐在你的怀里,你在髭切怀里,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水蹭到你的睡衣上的潮湿感。
“好了宝贝睡觉去吧,太晚了。”你关了吹风机,摸摸小孩的头发觉得干了,这才拍了拍小孩的背示意对方可以去睡觉了。小孩听话的回去了。但是听到背后髭切低低地“啧”了一声。
“你也去睡吧,不然睡到一半进去容易把他吵醒。”髭切听见客房门关上的声音,立刻从后面掐住你的下巴,把你的脸转向他。
“谁是你的宝贝儿?嗯?”
“他还是个孩子……”
“请不要放过他?”髭切打断了你的话,凑近叼住了你的下唇。你感觉到他的牙在轻轻地蹭着你柔软的唇肉,不一会儿他就放开了你的下唇。
“张嘴,小傻子。”髭切无奈地叹口气,把你的身子挪过去和他面对面。一吻结束,二人都是有点气喘吁吁地。髭切亲了一下你的眼睛,这是他第一次亲你的眼睛,你惊讶的同时本能地闭上了双眼,感受到他把头放到你的头顶的重量,你才睁开眼睛。
“接吻要闭眼睛啊……啊——啊——我好嫉妒你的前男友啊!”
“嗯?怎么说到这个?”
“嘴唇这么软,又好亲,又是甜甜的。人也这么可爱,还贴心的不得了。真是谢谢他分手了,哪天送他个……那叫什么?”
“锦旗?”
“对,锦旗。谢谢渣男,分手之恩……不对,算了,让弟弟想吧,他比较会气人。”
“……源先生谈起恋爱来,真的和平时特别不一样。”
“哦,我这叫反差萌。”髭切说着站起来,顺手拉了你一把,“对了,以后的账我来结。”
“嗯?”
“我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样的,过的什么样的生活。在我这里,就要听我的。哪有又让女孩子结账又让女孩子提东西的道理啊,说出去很丢人的。至少让我分担一些,我也想参与你的生活。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些以后都是我的了。
“你也是我的了。
“你以后受的苦,尝的甜;还有眼泪也好,笑容也罢,也都是我的。
“总而言之,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快点习惯我吧,小傻子,我都要等不及了。”髭切说着说着就笑了,有点抱怨意味地亲了亲你的头发,把你推回了主卧,自己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客卧。
谢谢你髭切,出现在我生命。还有,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