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那一年的相遇

现代paro
就想要源总!源总!
哎呀其实是听到了特别少女歌……
为啥以前都没听到啊!!这么可爱!
惯例ooc预警
啊对了有一个(算雷吗?)前男友出没哦
以上




你们的初见比你们以为的早很多。那是大街上的擦肩而过,真·擦肩而过,你手上的咖啡被和膝丸并肩的髭切撞了一下,洒了你一手。还好咖啡是冰的,只是弄了你一手黏腻。髭切就没那么好运了,白色的西装上一大片褐色的痕迹,他好脾气地笑笑,一边向你道歉安慰你没关系一边给你递擦手的纸。你的渣男友完全没在乎你自顾自地往前走,你只好向他道了歉匆匆地走了,远处还能听到那个男人不满地抱怨自己的咖啡怎么被你弄洒了。
髭切想到你刚才的表情,啊,这个人,脾气真好。这么感叹了一下。

这就是你们第一次谁都没有记住的见面。
你们都记住的那一次却是在你们都狼狈的时候。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急匆匆地就浸透了闷热的空气。你刚刚结完账看看在地上欢快跳跃的雨滴,听听远处隆隆地雷声毫不犹豫地转身去拿了一把伞。再回到货架时看到一个穿着被雨水打湿了的白色衬衫的人在收银台手忙脚乱地翻口袋。
“不好意思,我不要了。”什么都没翻到的他好像有点泄气,看上去不太好意思呆下去的样子。
你快步上前说道:“一起结吧。”
那人顶着微微湿润的奶白色短发略带惊讶地回头看你。你神情放松地耸了耸肩,把伞放到他拿的咖啡旁边。
“雨挺大的。”
然后也挺奇妙的,一罐咖啡打开了两人的话匣子。
髭切说工作上新项目出现问题又不想在家里表现出很苦恼压力好大。
你说觉得追了很久终于在一起的男朋友吊着你就自己先提了分手。

“适当在家里消沉消沉也没什么啦,没准家里人还能给点建议什么的呢!家里人永远是后盾啊!”
“这种男人分了算了,别糟践自己。”

直到雨停了,雷声落了,咖啡喝完了。髭切才问你借了电话打给了快急哭的弟弟,你把伞塞给他提着东西离开了。你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却突然在几天后的饭店门口见到了对方。
“源先生,这位就是我跟您提到的相关领域带头人的得意门生,也是我的学妹。学妹,这位就是我跟你提到的源先生。”
对方不易察觉地怔了一下才伸出来,你就直接惊讶地“啊”了出来又连忙伸出手去握他的手。
“怎么?二位认识?”
“一面之缘。”髭切接过了话头给了一个模糊的回答,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二位先请?”
“哈哈哈,不敢不敢还是源先生先请。”你的学长上前几步和髭切客套起来,你就负责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跟在后面蹭吃蹭喝。学长点的酒上来时,髭切正微笑着和学长说着项目的事,余光不经意瞥到服务生准备往你杯子里添酒便十分自然地伸长手挡了一下杯口,分神嘱咐了一声服务生。
“请给她温开水就好。”
“好的先生。”
你抬头正撞进髭切扫过你要重新落到学长身上的视线,想起上次吐槽前男友时候随口提到的最近胃不好,人家完全不在意还拖着你吃刺激食物的事情。回想了一下刚才点的菜也大多比较温和,突然一阵感动和失落。明明刚刚认识的人都能看在一罐咖啡的面子上稍微照顾一下自己,之前恋爱的人到底是有多不重视自己呢,果然还是分手了好。
“啊,菜上来了。”髭切的声音打破了你消沉的状态,“来来来,快吃快吃。”
“我这也算是沾了学妹的光了,这种私房菜可不是经常能吃到的哈哈哈。”学长不客气地举起杯子,“这必须要敬源先生一个了。来,源先生!”
“不必客气。”髭切也随着举起了杯子和学长碰了一下,又过来礼貌而优雅地碰了一下你装了温水的杯子,浅笑着向你示意。
“谢谢源先生了。”你也笑了起来。

这一餐吃完都是万家灯火时了,你们三人出了饭店学长被妻子的电话催着回去。
“实在不好意思,内人的身体不舒服我得马上回去。源先生不好意思啊,学妹你……”
“哎呀,师姐的身体重要啊!我打车回去就行了,学长急就快走吧!”
“没关系我送她。”
“那就谢谢源先生了,真是麻烦你了。学妹你回去给我发个短信,也让你师姐放心。”
“知道了学长!快走吧。”

学长走了,剩下就是你和髭切两人了。
“要散散步吗?我弟弟来还要一会儿呢。”髭切突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我是路痴来着,弟弟不让我开车,不好意思啦。”
“没关系没关系,这个项目还要多谢你呢。”
“啊,这个啊……”髭切顺势落手把你单肩背着的书包甩到自己背上,低头看向你调皮地眨眨眼睛,“要感谢你才对,我跟家里说了才这么顺利的,你的老师这方面很严厉。”
“老师这方面就是比较严肃,比较负责,所以才有好的口碑啊!原来你就是那个堵了老师好几天的负责人啊哈哈哈……”你扶着额头忍不住笑起来,“托福,我晚交了好几天作业啊,我们都特别感激你哈哈哈!师妹他们还说给你送锦旗呢哈哈哈……”
“锦旗就不用了,如果可以的话明天能不能赏脸陪我吃个饭呢?”
髭切的语气太过认真,和刚刚闲聊的、饭桌上客套的还有便利店吐槽的语气完全不一样,让你不禁停下脚步面向灯光迎进他的目光里。
“今天不……”
“不是商业的,是私人的。”
“那个……”
“不用马上回答我,给你十秒可以吧?”
“等下,太少了吧!”
“十——”
“啊!等下!”
“九——”
“这么突然的吗!”
“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你答应了?嗯,好我订位子了,想吃什么?”
“嗯?!还能这么数数的?不是怎么突然说吃饭啊?”
“想感谢你,因为你的建议我的家庭氛围都变好了,潮汕锅?”
“可以。啊——不对,这种事不用特意吃饭啦!”
“哦对了,你还得请我吃饭,是我建议你分手的。云南菜怎么样?”
“……那时候我已经分手了谢谢。再说根本不是吃什么的问题吧?!”
“女孩子啊……”髭切感叹似的伸手点了一下你的鼻尖,“笨一点才可爱。”
“我本来就不是可爱的类型……”
“阿尼甲!”从路边停下来的车后座窗里露出一个脸上写着不满的薄绿色头发的男子,他推开门不赞同地看了一眼髭切,然后诚意十足地鞠了一躬,对你说,“请您原谅阿尼甲轻浮的行为,给您带来了困扰的话真的十分抱歉!”
这、这么严重的吗……
“肘丸你来了。”
“阿尼甲,我是膝丸。膝——丸——”





“所以你当时其实想打膝丸的吧哈哈哈!我都感觉到你磨牙了哈哈哈!!”你举着你们那时候转天去吃的火锅照片笑得不怀好意。
“还不是你——”髭切把照片夹回相册,把相册插回到书架行吗,继续扫着书上的灰尘,“一开始那么聪明,后面又开始装傻。”
“是你说的啊,女孩子笨一点比较可爱。”
“你就记得这些,我怎么觉得你后来在躲我?搞得我一点自信的都没有了,你真的好难追啊。”
“哪有!明明你一说我就立刻答应了啊!你还没自信,跟你在一起我都要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拯救过世界才能遇上你。”
“拯救了世界还遇到人渣?”髭切随手抹了一把你的脸就走出了书房。你摸了摸脸,果不其然摸到了一手灰。
“啊啊啊!髭切你又把灰抹到我脸上!你给我站住!”
“哈哈哈……”

拯救世界这么累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
女孩子——
笨一点才可爱啊。
对吧?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