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日常+2

现代paro
写了个傻切
哈哈哈就要霸道总裁就要源总!!!
以上


“今天的雪很大。”你收到了来自髭切的这样一条信息,屏幕亮起来又被很快按熄,窗外的雪静静地飘,很大的雪很白的世界。突然想到需要补充一点储备粮,你推开手边已经凉了的杯子走到玄关随手取了件羽绒服却愣住了。手上黑色的羽绒服明显不是你的号,又长又宽大,你一边想着怎么没把这件衣服还回去一边叹着气罩在身上关门下楼了。
由于是阴天的关系,老式楼房的楼梯间暗暗的,但昏暗的光线又不足以达到让声控灯接受声音就亮起的地步。你只好裹着鼓鼓囊囊的衣服一步一步慢慢下楼,隐隐约约地闻到了烟味,也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楼楼梯上坐了一个人,指间明明灭灭,烟味也更重了。奶白色的短发让你无法错认,那一身就算阴天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的昂贵的白色西装就那么直接地接触楼梯间还有雪水的地,又长又直的双腿微微盘起,带着手套的手夹着烟随意地搭在膝盖上。
“髭切。”
“啊是我。”楼梯上的那人手忙脚乱地把手上的烟扔到地上站起来,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声音是闷闷的,“不想回家。”
和他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你的问句:“刚开完会?”
髭切猛地抬头,双眼中隐隐有金色的光流转:“是的。要请我上去坐坐吗?”
“我们分手了,髭切。”说着你脱下了身上的羽绒服递给他,“还你衣服。”
“你……是专门来还我衣服的吗?”
“不是。”听到这句话时他的表情亮了一下,“我下来去买东西而已。”他的表情回到最初的与天气相称的暗淡。他的脸是灯泡吗,一会儿亮一会儿暗?你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就兀自笑开了,扬了扬手上厚重的衣服:“拿着啦!”你的尾音还带着一丝笑意强行把衣服披到他肩上,绕过他自顾自地走出了楼道。冬天时的你穿了一身浅色的衣服,背景是纷飞的大雪和阴沉的天空,浅灰色的长款羊毛衫延伸到大腿,奶白色的打底裤加一双浅咖色的小皮鞋,风带起你的长发和衣角,这么一直坚定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啊走就仿佛要走出他的生命了。
“衣服给你!”髭切突然心慌了起来,抓紧衣服往前跑了几步和你并肩,坚持要把衣服披到你的身上。
“你穿着吧。”你推开了他的手,“我……你手怎么这么烫?!”你飞速伸出手拍到他的额头上,“怎么回事?!发烧了?我打电话给助理接你回去。”
“不要啦……”髭切没再坚持,披着衣服把烫烫的额头靠到你的肩膀上,温度透过你的衣服传递到你的感觉器官上,炸开在你的皮肤上。
“髭切,你现在发烧了,需要休息。”你拍拍他后脑的头发,“好吗?”
“不要,我要去你家。”髭切孩子气地蹭蹭你的肩膀伸手抱了你的腰。
“不行。你的助理……”
“去你家嘛,好嘛……”
“好好好,你想上头条吗?松手,你先回去。”
“不!一起!”
“行行行,你先松手,我们快点去超市,没吃的了。”

髭切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但是因为是雪天,天空没有完全黑而是呈现棕红色。从门缝钻进来点点灯光,他缓缓地坐起来感受到身上沉重的分量揉揉了眉心,忽然发现自己满身都是汗,不着寸缕的双腿蹭着略微粗糙的床单让他放松了下来。他掀开被子冲着隔绝光线的门走去一把拉开。
“源……源总?”沙发上他的助理端着一碗面条本来正吃得开心,一回头发现他几乎全裸出镜差点把碗扣在地上,“您不是在发烧吗?”
“嗯?”你听到了动静从厨房走出来看到他皱了皱眉,“去穿衣服。”
髭切没有动,按以往她一定咋咋呼呼地跑过来急急忙忙地红着脸把自己推到屋里去,现在就简简单单地说一句?那可不行。髭切抱着胸靠在门框上拖长了声音说道:“没有我的衣服呀。”
你一愣,也对,前几天你才把他的东西都打包寄给他家里除了他穿来的没有衣服了。
“那个……我带了源总的衣服。”沙发上的助理递来一个袋子。你两步上前把装着衣服的袋子塞到髭切怀里就回到厨房了。髭切转身回屋前狠狠瞪了助理一眼,至少后面助理都是食不知味地吃面了。
“我今天住这儿了,你回去吧。”穿了衣服的髭切又出来对助理说。
“好的源总。”助理把碗端去厨房焦急地对你说要加班就速度溜走了。
“你回床上吧。”你头也没回地搅着锅里的微微沸腾的粥。髭切慢慢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你的腰把额头钻到你的脖子旁边,紧紧地贴着你,没说话。你也没再劝他,感受到他额头降了不少的温度,静静地只有锅子沸腾的声音。
“干嘛总提到分手……”髭切收了收手臂,声音委委屈屈的。
“呵,您这帐翻的,到底谁先说的?”你利索地一关火,扒开他的手,“回床上去。”

灯光洒在深色的棉质床单和被面上,髭切穿的是烟灰色的缎面睡衣靠在床头。你把粥塞到他手里就要出去却被他讨好地抓住了手。
“喂我嘛,好不好?”
“我们……”
“没有没有,都是我的错。”髭切凑近亲了亲你的手心,把你的手贴在他的脸上,“我不该说那些的。都是气话,气话……”
“气话有些……哎算了给我。”你站了一会也还是屈服了,在床头坐下端过碗给他喂着有点烫的粥。
“烫……”
“忍着。”
“哦……”
话是这么说,你还是吹了吹才给他递过去。给他喂了粥又拿过打开的水果罐头给他喂了一点,起身打算去刷碗。他从后面默不作声地抱住你的腰,把脸贴到你的腰上。
“干嘛去?”
“刷碗。”
“别去,过来和我躺一会儿。怄气归怄气,不要气太久哦,我真的会难过。”
你听了这番强词夺理的话十分无奈地笑了,转过身来却被他拉倒在床上,他翻身到你上面,紧紧盯着你的眼睛。不过他这时候的眼睛让你想到的是可怜兮兮的小狗。
“你别着凉了,好好躺着别折腾了。”
“那你原谅我。”说着低头亲亲你的唇。
“我……没……生气!”你的一句话被他一下一下地偷亲弄了七零八落的。
“啊……你还在生气啊。”
“我……没……生……”你被他亲地烦不胜烦伸手捂住他的嘴,“原谅你了。”他笑着拉了你的手轻轻地吻了你的手背。
“我很开心。”说完突然低头把你亲了个正着。等到双唇分开时,两人都有点激动。你平复了一下,伸手拍了拍他有力的腰:“快躺下,别胡闹了。”他用力抓住你的手按到你的头顶,凑到你耳边恶狠狠地说:“别嚣张,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说完就气哼哼地翻到了旁边,背对着你好像觉得不太对,又翻身回来把你抓进怀里盖好被子,紧紧闭上眼睛。
渐渐的他的呼吸平稳了起来,圈着你的手不那么用力了。你轻轻移开他的手臂下了床,回身亲亲他的头发关灯出去了。
“快点好吧,傻瓜。”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