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日常的美梦

啊啦早起一发甜饼吧!(哪有自己说是甜饼的
希望喜欢)
以上!




当你迷迷糊糊得摸到一个明显不属于熟悉的青年的腿时随口说了一句:“药研?”
“主?”少年陌生青涩饱含醋意的嗓音让你猛得惊醒,忽地坐起来瞪大双眼仔细看着面前奶白色短发的小少年。
“????髭切?”你震惊地叫了出来,得到对方笑意满满的肯定眼神之后控制不住地去掀对方的睡衣,却被坚定的抓了手。
“小坏蛋,想什么呢?”
“嗯?髭切?哈哈哈你怎么突然变小了啊哈哈哈来来来让姐姐看看!”
“好啊,姐、姐。”说着他作势要一把掀掉上衣,这回换你惊慌失措地按住他的手。
“不是很喜欢短刀?我看你常和他们玩,今天也要多陪陪我啊,姐姐?”他笑着放下了手,凑上来亲亲你的脸穿起拖鞋迈着小短腿啪嗒啪嗒地出门去了。留下你在房里被萌得红着脸满床打滚。

“阿!……阿尼甲?!你怎么这么小!”膝丸愣了一下随即把面前的少年抱起来举到眼前。髭切自然地笑了笑,拍拍他的小臂:“放我下来了,绿丸。”
“呜呜呜阿尼甲,我叫膝丸啦!膝!丸!”说完这个出阵大杀四方的薄荷绿发色的付丧神就用小臂捂着眼睛快速跑开了。

弄哭膝丸(1/1)

“喂!髭切!你又把膝丸弄哭了?拜托你有一点哥哥的样子好吗!每天就知道在主怀里撒娇……啊!”长谷部转过弯来就看到变矮的髭切仰头微笑地看着他,他僵硬地退回去差点撞倒跟在他身后的烛台切,又重新走过这个转角大叫了出来,“你!难道是!主、主和髭切的儿子吗?!”
“长谷部……”烛台切忍不住扶额叹气,没想到对方在得到髭切肯定的回答之后高速跑走了,想说的话也就断在了嘴里。
“想笑就笑吧。”髭切看着捂着嘴肩膀抖个不停的鹤丸,“鹤……先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鹤丸啊哈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天哈哈哈……”鹤丸大笑着跑走了,留下一脸“你的手臂看起来没用我帮你切了吧”的髭切和一脸“不要冲动慎重考虑放过他吧”的烛台切站在原地。
当然,这一切你都是不知道的。因为你正在粟田口的房间里借、短、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个子变小了,但是髭切本体仍然是一振太刀,衣服裤子也就还是成人西装的模样,你就不得不过来一趟了。你甩着从药研柜子里翻出来的超短裤一蹦一跳地走到了源氏的房间,探头进去发现没有人,然后就心安理得地走进去坐到了桌子旁。忽然,落地柜上摊开的一个本子吸引了你的注意力,你忍不住过去把本子拿了起来,迎面第一行就让你愣住了。
【XX年X月X日  晴  昨天她又胃痛不要让她吃凉的了!】
“凉的”两个字还被重重地圈了出来。你忍不住往前翻了翻。
【XX年X月X日 雨 烛台切说糯米类的不好消化,以后少给她吃点心。】
……
【XX年X月X日 阴 今天她出阵回来摔倒了,腿上都是血,心疼。】
……
【XX年X月X日 雨 今天她胃痛了一天,真的不能偷偷给她吃零食了!】
……
【XX年X月X日 晴 看来我的主她身体不太好呢。】
……
【XX年X月Y日 晴 今天那个棕色头发的人给了我这个本子,三天前我来到这个本丸,现在的主还不错。】

你草草地看了一遍,其实他来的时间也不长,内容也不多,本子上不让你吃点心啊、不让你受凉这样的话占了相当一部分的篇幅,还有旁边懊悔意味十足的小批注,比如什么又让她吃辣的啦、完全抵抗不了她啦之类的,让你觉得髭切真的是可爱的不得了,准备出去找找他。刚拉开门,就看到少年髭切一脸惊讶地面着你和你手里的短裤。
“给我的吗?”髭切用食指挑了过去,反手关了门毫不避讳地在你面前把短裤套在过大的长袖里面,结果短裤被长长的衣摆盖的严严实实。
“合适吗?”
“挺合适的,主坐吧,吃……啊,那个喝点热茶吧。”说着他就打开了房间角落的水壶不太熟练地泡了一点儿花茶。
“有没有吃的!我想吃点辣的或者团子啥的!”你有心试探他,就故意问道。
“哦?主看了那个本子?”少年髭切突然凑了上来,顺势把你压倒在榻榻米上,你手忙脚乱地撑住他的肩膀阻止他的继续靠近。
“看、看了,你也太可爱了吧!”
髭切若有所思地带着疑惑语气长长地“哦”了一声,之后不等你反应就直接低头吻住了你的双唇。柔软又温暖的舌头直率简洁地扣来了你的牙关,温柔地抚摸你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带点留恋地挑了一下你敏感的上颚,麻酥酥地感觉让你下意识地要去咬一下自己的上唇,结果没成功。
“咬我?”髭切玩味地笑了,抓过你的手放到他肌肉结实的大腿上。这时的触感已经不像是少年了,确确实实是青年人的腿。你仔细一看,面前的髭切哪里还有半分少年的样子,金色的双眼带着坏坏的笑意越凑越近。

“啊!”你猛的抬头,发现身边根本没有髭切的影子,只有面前摊开的髭切的日记。忽然门被拉开了,青年模样的髭切托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甜汤进来了,他扫了一眼你手下的本子然后不太自然地放下了手里的甜汤。
“吃点热的,暖胃。刚才叫什么?”
“我梦见你变成短刀了!矮矮的一个超级可爱啊!”
“那你是做梦了,吃了糖水就去睡会儿吧,没准还能梦到我穿短裤呢。”
“你怎么知道我梦到你穿短裤了!你穿的还是药研的那种!超短裤呢!”
“傻瓜。”髭切探过来把勺子塞到你手上,然后轻轻吻了吻你的额头,“糖水都要凉了。”

你:所以可以穿短裤给我看吗!
髭切:可以。
你:超短裤哦!药研那种!
髭切:可以。
你:哇!对我这么好!肯定有所企图!
髭切:有啊。企图和你困觉啊~

傻瓜,你就是我此生最不可言说的企图。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