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醉酒

全是私设
ooc贼怕!
最近突然想一发醉酒
那么问题来了
髭切到底有没有醉呢?

最近你的本丸迷上了一个店的料理,再加上有新人加入,你就打电话叫餐到本丸里给大家准备的丰富的晚饭加点菜式。但你只是随意吃了几口就上楼处理新的文件,当你再下来时……

“大将!!”药研一蹦一跳地过来拖住你的手晃着撒娇,“一定要对我弟弟们还!有!我!好哦!”
“主!长谷部一定时刻守在你的身旁,事事为你效劳!请你一定要使用我!不要把我送人啊主!”长谷部几步跑过来抱住你的腿凄惨地喊着。
“……”你太过于震惊已经说不出话了,颇为头疼地看着一屋子东倒西歪的付丧神们,安抚了药研,托起长谷部哄了两句和后来的烛台切大俱利伽罗对视一眼,认命地把他们一个个哄回房间。
“啊爷爷!你不要跳那是水池!水池!”你飞速冲下走廊光着脚去追兴高采烈地三日月。同时动身的还有五虎退、乱和秋田,也不知道谁哄短刀们也喝了酒,他们几个歪歪斜斜地跑了过去把放飞自我的三日月给抓了回来,三日月还一边“哈哈哈”地笑着。和泉守、陆奥守在一边大声唱歌,冲田组和堀川山姥切在下面疯狂打call。蜂须贺在旁边和新来的浦岛虎彻小声聊天。你一边把不停纠缠着要脱的千子的衣服用力裹在他身上一边感叹蜂须贺喝醉了还是这么优雅啊。等你和烛台切把最后一振乱跑的刀塞到被子里的时候,你才发现一直没见源氏兄弟呢。
带着这个疑惑和烛台切道了晚安,你活动着用力过多感到酸痛的肩膀上楼拉开了房门。真是开门有惊喜!奶白色头发的付丧神从门里扑出来把你抱了个满怀,鼻间充斥着本丸惯用的洗衣液的香气、他本体清新成熟的味道还有淡淡的酒气,你伸手在他背上拍了拍。
“怎么了呢?”
“抱抱我……”
“……?”你环住他的背,不停地回味他刚才撒娇说话的语调和软乎乎的尾音。
“亲亲我嘛……”他拉开了点距离低头用鼻尖轻轻蹭着你的。
“髭切我们先把门关上。”
“不嘛!你先亲亲我!”柔软的声音和强硬的动作一点不符。你有心拒绝但也舍不得他难得的样子,就迎上去贴了贴他的唇。
“好了,我们进门吧?”髭切就着这个姿势拖你进了屋,关上了门。他退了两步坐在沙发上,松松地圈着你的腰特别依恋的把头埋在你的肚子上。你顺手把他的鬓发别到了耳后。一时间,气氛很舒服,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阵,你都觉得他睡着了准备把他弄上床,刚轻轻挣动了一下,就感觉到腹部衣服有点潮湿。
“怎么?怎么了??”你手忙脚乱地退了一步蹲下来看他低垂的头,从桌上抽了纸慢慢给他擦眼泪。
“你躲我……”
“哎呦,没有没有,困了没?”
“你躲我!”
“没有啦,没躲你……”
“那你……亲亲我……”
“……”你亲了亲他的脸。
“不行……”你看他隐隐有大哭的趋势连忙过去亲了亲他的唇。
“困不困?”
“困……”你松了口气,抓住他的手准备带他去里屋。他把你的手带到自己的上衣下端,“不舒服。”
你又提起了那口气:“脱吗?”
“脱!”他金色双眼周边都是红红的但是眼神意外清醒坚定,让你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装的,“脱嘛……”
“好好好!”你赶紧在他掉眼泪之前一把掀掉他的深灰色长袖。
“抱!”他从你手上夺过衣服随意一甩就张开双臂。你捂了一下眼睛赶紧过去抱住他,略高的体温透过衣服让你不禁抖了一下。
“唔……裤子……不舒服……脱嘛!脱嘛!”
“你先站起来……”你艰难地咽口水,顺着他的动作站了起来。见你迟迟没有动作,他把脸蹭到你的颈窝,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皮肤上,用柔软的语调撒着娇:“快点嘛……”
“这个你自己来好吗?”
“不嘛……”说着又有要哭的感觉了,你一咬牙就顺着他来了,红着脸对他说:“可以了吧?”他一抬腿就甩开了,跟你一块慢慢到了里屋,坐到床沿慢悠悠、软绵绵地说:“我跟你说哦!我的……女朋友……特别可爱!我的……弟弟……也特、特别可爱!”
“好好好,可爱可爱。”你弯腰去搬他的双腿,他躲了一下:“别……别碰我。”
“为什么?”你有点好笑地顺势坐在了地板上,抬头看他。
“她会……生气的!”
“那我是谁?”说完这句话,他眯着那双金色的眼睛仔仔细细地把你盯了一遍,凑近了用嘴唇胡乱撞了一下你的眼睛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的!”又嫌不够似的迎上来连连亲了几下才又满意地直起身子,盯着你看个不停。
“最喜欢你了!”然后就一头栽到了你的身上,说睡就睡再也没说话了。

髭切先感到头痛欲裂才睁开了双眼,然后就低头看到了几乎被自己压在了身下的你。你被他严密地抱在怀里,一条胳膊和一条腿都放在你身上,你的表情不太舒服但是也没有挣扎。他偷偷把腿收了回来,像每一个早晨一样低头亲了亲你的额头。没想到今天的你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摸了摸他的头,嘴里还含糊地说:“最喜欢你了,睡吧……”
他轻轻地笑了,头疼似乎都减弱了几分,舒服地躺了回去抱着你继续睡了。

看到门口的衣服就光速甩上门并在心里暗骂的蜂须贺微笑着推着弟弟肩膀下楼了。
“哥哥头有点痛我们晚点再来吧!”
“?好吧……”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