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带回了别人家的髭切

ooc高能预警
嗯……
别人家的髭切没有原型啦……
好像不太敢写的样子
总之今天的阿尼甲也是甜饼!


另一条线本丸的审神者在某一天邀请你和他们一起出个阵来着。本来你应该跟着一起,但是那两天刚好有很要紧的活动就派长谷部代替你,髭切领队一起去了。去了的刃还挺多的,不过都是和髭切不太熟悉的,烛台切又带了一波老刃们去远征。本丸里就你带着一些新刃过着养老的生活。当狮子王告诉你髭切他们回来了的时候,你还在本丸的水池边喝茶,和莺丸一起。你丢下茶杯就跑到了门口,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奶白色发的付丧神,剪裁合适的白色西装熨帖地披在身上,向你看来的眼神充满温柔和无奈……等等?无奈??
“髭切?”你直觉告诉你哪里不太对,又说不上来什么。
“您好。”眼前的髭切笑着行了一个吻手礼,“我是您友人家的髭切。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你一脸懵逼地看向后面五脸懵逼的自家刃们。队长蜂须贺如遭雷劈:“这……这不是我们的髭切吗?”
“很显然不是啊二姐。”你无语地扶额叹气,转向人家的髭切鞠了一躬,“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刃认错了,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联系你的主人。”
“主……抱歉。作为真品的我……”
“那就罚你带他转转啦!我去拿一套衣服给他。”你打断了蜂须贺充满内疚的话,冲他调皮地眨眨眼,“一会儿让乱给你送去。”
“是。”目送蜂须贺一行人进了浴室,你才回到房间联系对方。
「我家二姐不小心带了你家髭切回来哎……」你在对话框上打了这一句话。对方显然在线飞快地回复了一句。「哎?这样啊,让他多玩两天吧。等你家这一队回去再让他回来吧。」
「我家髭切回来会闹别扭的!」
「啊我家没有膝丸啦,让他好好和你家膝丸玩一下~」
「嗯?我家膝丸出阵去了啊!你没见到吗?」
「是哦……没事让他玩两天吧。」
「说这么多,其实你就是懒得接对吧?」
「没没没。我家爷爷叫我了!就这样!不说了么么哒!」
「哎!」你把电脑一合,认命地找衣服给乱拿了过去。接下来的两天,你真切地体会到了为什么对方不把自家髭切接回去了。因为他真的是太……厉害了,嗯,某种意义上。当天晚上炸了厨房之后,你们就只能先吃面对付了,还好烛台切走的时候提前留了乌冬面。后来和短刀们手合的时候又打断了和泉守常用的木人,在本丸玩的时候又撑死了几条三日月虽然一时兴起但是养了很久的鲤鱼,不知怎么就弄断了大狸子跑步机的履带。你对着报废的跑步机心情十分复杂,后面跟着羞愧得几乎都要切腹的蜂须贺。
“主……”你在蜂须贺开口的一瞬间飞快转身给了他一个安慰性的拥抱。
“刚好给大狸子换新的跑步机!新款我种草很久了!正好扩建一下池子嘛!养点新鱼,金鱼咋样?和泉守的那个破木人终于坏了!换个好点的吧!每次打起来叽叽歪歪的好烦呐!怎样?”蜂须贺不忍心忽视你期待的眼神,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
“酒窖……”
“酒窖我已经叫人锁了!茶室也锁了!手入室也是!”
“……二姐奶思!”
事实证明,你们还是想得简单了。从当天开始这个髭切就疯狂开启泰迪模式,让你不由得怀疑这简直是个假髭切。
你家髭切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你拿着扫把在玄关前脸上满是尴尬的笑意,人家的髭切靠在你旁边的柱子上温柔地笑着说什么,然后他直起身子作势要吻你。你家髭切把手上的篮子粗暴地塞到了旁边的长谷部手里,右手飞快地拔刀,刀出鞘的时候人几乎已经在你眼前了。他的刃横在你和人家的髭切中间,一句话没说,紧紧地抿着唇。你看到他的紧绷的背和侧脸,有点好笑地拍了拍他的小臂。
“别紧张!放轻松啦!”
“听见了吗?主叫你放轻松~”听到这句话你猛的瞪大眼睛,这是故意挑衅我家髭切吗?果然,你家髭切提刀就要砍,被后面的长谷部按下了手。
“髭切,你冷静一点!”
“好。”髭切收了刀,把刀鞘解下来放到你的手上,迅速回身对着人家髭切的脸就是一拳。一边的长谷部和你几乎都懵了,看着怒气冲冲地自家髭切连打三四拳俩人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和一起来的人家的清光还有回来的其他人合力一边劝诫一边把他们架开了。蜂须贺问讯赶来,先紧张兮兮地仔细上下打量你:“主!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我还好啦。髭切你可以了。”你看向还在长谷部怀里奋力挣扎的人,连头发都要立起来显然是气的不轻,“我先把髭切走,剩下的就麻烦你了。”
“是,主。”看着担忧的蜂须贺,你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让长谷部放开髭切,拉着髭切走了。

“怎么打人了?”髭切盘腿坐在你的对面气冲冲地偏过头不看你。你手上拿着酒精棉把他头愣是掰向你,给他消毒嘴角的伤,“疼要说哦。”
“疼。”
“嗯?”
“我说疼。”
“我没再碰了啊!是不是嘴里破了?张嘴我看看!”你凑近他的脸准备看看他口腔有没有什么问题。髭切出其不意地凑过来略微用力地咬了你的下唇。
“哇好痛!你干嘛!”你迅速拉开距离,捂住嘴唇。
“只有我能亲你,知道吗?”髭切拉开了你的手,凑上来舔了舔刚才咬过的地方。缠绵的感觉让你红了脸,“知道了吗?”
“知道啦……”
“他有多少次快亲到你了?”
“没有啦!一般二姐都跟着我,就这一次……”
“哦,就一次,还被我看到了?还穿着我的衣服?”
“我错了。”
髭切没再说话了,认真地看着你。
“啊……那今晚要过来吗?”
“不要。”
!!!!
苍天啦!这都不管用吗!看来真是气的要死了!怎么办!!!
髭切看着你六神无主的样子“噗”地一声笑了,用往常一样的语调说:“今晚主来找我吧。”说完还调皮地眨眨左眼。
“好……好吧。”
“等你哦~”他起身要出去,你急忙紧张地抓住他的手。
“不要打架了!他今天就回去了。”
“主再这么紧张他,我们就好好把这笔账算一算了。”髭切眼中的警告让你咽下了要说的话,向门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目送自家髭切离开了。

后来,那家本丸的审神者告诉你,曾经在一起演练的时候她家的髭切就表示对你很感兴趣,趁这次机会跑来你丸玩一下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并且一举承担了修理的费用,不过还是被长谷部列入了禁止交往的名单里。
三日月:啊呀,蜂须贺,老爷子我的鱼都去哪了?
蜂须贺:那个……
和泉守:蜂须贺!我的假人呢!你收起来了?
蜂须贺:这个……
大狸子:我的跑步机什么时候能到?
蜂须贺:嗯……
长谷部:啊啊啊厨房都炸了这两天那个混蛋髭切到底干了什么啊!蜂须贺!主这两天吃的什么?!
蜂须贺:乌冬面……
长谷部:主居然这两天就吃了这个?!蜂须贺你这个月的零用没有了!
你(悄悄地):二姐,给你这个月的零用不要告诉长谷部。
蜂须贺(热泪盈眶给你一个拥抱):主!
髭切:呀,髭切要拔刀了。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