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本丸的日常吵闹

大概是刚谈恋爱没公开时候的事哈哈哈
(写的什么玩意啦!!
一般都以我家丸为原型啦
(我家没有一期 尽管很想要
(并且初始刀是被被
这次想写一个符合季节的初夏感觉的段子啦
以上




说起来,本丸第一个确认髭切喜欢你的是和泉守呢。
“髭切……好像喜欢主。”和泉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家并没有什么反应,依然喝茶的喝茶,看电视的看电视,清光吃着点心随便地回复道:“很正常啊,你不喜欢主吗?”
“我说的不是这种喜欢啦!”和泉守暴躁地揉了揉长发,补充道,“是那种!那种喜欢!”
“哪种?”清光还是心不在焉地回复他,看着电视笑。
“我看见髭切亲主了!”和泉守刚说完,走廊边的三日突然“啊”了一声反常地跳了起来。回头一看才发现是端着热茶愣住的长谷部把茶和茶杯一起掉到了三日月的旁边,脸上是无法错认的复杂。清光倒是不紧不慢地放下了手里的点心,悠闲地拉开门,走出去。过了一会儿就听见走廊里安定疑惑地大声问道:“清光?你拿本体干嘛去?”
虽然早有预感但是还是一时没接受的烛台切抓住了和泉守的袖子凑上去急切地问:“主当时在干什么?怎么亲的?亲哪里了?”
“太近了烛台切!髭切偷亲的,亲了脸。”和泉守用力抢回自己的袖子,惆怅地感叹了一下国广远征去了这些人居然开始有事没事抓他衣服,又沉浸在髭切居然亲了主的茫然里。这时候旁边机械擦地的长谷部才微微有点回神,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事没事。”
“清光要拿本体去砍人了!”安定拉开门把清光拖了进来,“你们在聊什么?”
“髭切,偷亲了主。”长谷部从他身边走出去,丢下了这一句。会客厅里的人陆续走了出去,等和泉守回过神来发现大家又回来了,每个人手上都拿着自己的本体围着桌子做日常养护,自己还被硬是拉了过去一起养护。
“大将吗?”刚内番结束的药研拿着锄头路过会客厅看见这么多人还以为你在这里,“嗯?你们在做什么?”
“主被髭切亲了。”
“那和你们聚众磨刀有什么关系?”
“药研?内番完啦!那个安神香好有用哦!”你从走廊那头转过来,一脸开心地对药研说。身上披着髭切的运动外套,后面跟着笑容灿烂的髭切。
“那就好。”药研推推眼镜,把领带解下来提在手上,“呦,髭切。”
“髭切?!”长谷部提着出鞘的本体对着走廊上还优哉游哉的付丧神全速冲了过去,后面跟着在会客厅磨刀,哦不,养护刀的众人。你被吓了一跳,倒退几步被药研扶住,吃惊地看着跑远的众人,期间还夹杂着“髭切不要跑”“让我砍你一下”“你给我站住”之类的喊声。你猛地回头:“那是三日月?跑出去了?三日月?一直喝茶的那个?”
“是的大将。”药研声音里笑意满满。
“这是在干什么?”
“大概是和髭切开玩笑吧,大将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换衣服。”
你感觉本丸正在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自己又是一头雾水,只好坐下来归置他们丢了一桌子的东西。正出神间,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主。”回头看去,付丧神奶白色的头发已经有点汗湿了,金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满是期待地看着你,嘴角挑起的弧度温暖又柔软,“悄悄来。”你刚过去就被他一把抱起往醒竹后面的树林跑。他在一颗树的背面站定,让你没穿鞋的脚踩在他的运动鞋面上,他的左手揽住你的后腰,让你不得不靠在他身上,听见他用气音说:“嘘——主不要说话。”
不多时后面就传来杂七杂八地脚步声和乱七八糟的喊声。
“髭切跑到哪里去了?”
“这小子窜得真快!”
“走廊下面有没有?!”
“小姑娘也不见了。”
“走廊下面没有!”
“啊!主!可恶!”

“主真的好受欢迎啊。不过,现在是我的了。”髭切柔软的唇轻柔又坚定地压了过来。

“啊!主!我现在就把这个登徒子砍了!”
“清光!你等下!”
“压切!藏起来是没用的!”
“等下长谷部!主还在那里!”
“这样的眼神!我很不喜欢!”
“好!大展身手的时刻开始啦! ”
“好热啊,我也认真一点吧!”
“三日月殿下!您稍等一下!”
“喂!你们冷静一下!大将!小心大将啊!”
“把主还给我们!!”
髭切:我就只是谈个恋爱你们怎么反应这么激烈?!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