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瞎XX乱写 蜜汁报仇

ooc的我…
哈哈哈和朋友谈起来卡内桑和阿尼甲对被欺负了的婶的不同态度
…有点不敢想哈哈哈

“简直就是哔——
“呵呵我真的哔——
“很服气!脑子是不是做了抛光处理顺便镀了层铬?我看应该镀锌,再大的锌都堵不上你缺的心眼!你晃头的时候我都听到了大海的声音!下次能看清问题再找我吗!眼睛呢!真是哔——”你发完语音便把手机顺手甩到沙发上气冲冲地插起一块梨放在嘴里恨恨地嚼着。
“哎呀,怎么了?又没打过去吗?”髭切拿着两个文件夹拉开门进来了,自然地拿起你的茶杯喝了一口看你鼓起脸颊的样子坐到了你的旁边。
“刚跟时之政府那边的接头人吵了一架,没问题还敢扣我报告就算了,居然还威胁扣我经费?!呵呵!投诉他!”你把盘子一推又瞪着眼睛去摸手机。
“算了吧,别生气啊。气也没什么用。”髭切一脸随意地喝着茶揉了揉你的头发。
“嗯?!我真的很生气哎!都要扣我钱了!”
“白生气也没用呀,你骂人家也听不见。”
“我不仅骂他!我还要投诉他!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了听了,你歇会我给你倒茶啊。”髭切说完就风淡云轻地端着杯子关门出去了,留你一人怒气冲冲地打开手机写邮件。髭切端着你的杯子四处逛,找到了长谷部把事情一说,看到了膝丸把事情一说,转身又发现了烛台切把事情一说。

第二天一大早,你就收到了来自某政府接头人的道歉信。你正疑惑着,髭切探头看到了你的邮件一边悠哉悠哉地吃着长谷部早上莫名其妙地背着烛台切塞给你的甜点,一边摸摸你的头:“哎呀,解决了呀!”
“嗯?没道理啊,他昨天还在电话里说要让我好看,今天怎么……”你突然回头盯住他的眼睛,“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我?哈哈哈。这个很好吃。”说着给你塞了一块饼干,你疑惑地嚼着转头看向屏幕。在政府就职的好友给你发了俩张图片,让你噎了一下。图片上是自家髭切潇洒的字迹,上面写着“源氏重宝髭切参上”;另一张是鼻青脸肿的和你联络的人。
「哈哈哈太解气了!终于有人揍他了!据说是下班回家被一堆人打了!活该!谁让他处处得罪人搞得我们部门上上下下每天都要被老板骂!」
你看了看好友发来的话,又看了看图片,终于转向了自家髭切:“是你做的吧?”
“啊什么?”髭切调皮地眨眨眼睛,“主说什么呢?我有点听不懂呀?”
“果然是你做的。”
“哈哈哈,到底是谁呢?”
“等下!你不要吃了!给我留一点啊!”

总之,能欺负我主的人只有我一个:)
果然,大家对这人积怨颇深啊:)
该:)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