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剪发

ooc预警呀!
感觉最近有点难抓髭切的性格……果然还是要了解一下前主吗??!!
来自一个喜欢长发但是剪了 夏天又觉得长发真的很想剃秃的纠结心理
啊…希望喜欢哈哈哈

入夏了,天气热得不行不行的,稍微动一下就一身汗,短发的刀男们被太阳一照都烫烫得闷热,更不要提那些长发的刃。
“这样吧!”你穿着短袖短裤站在本丸的铃铛下面叉着腰,“大家这会儿就都不要出阵了,远征的话挑凉快一点的地方。我请个剃头师傅来,大家就避免受伤手入头发再长回来好吧!”
“主,长谷部和清光会剪头发!”安定在一边笑着说,“不要请人来了!”
“是吗?不过那个剃头师傅还挺厉害的,朋友介绍的来着……”你稍微有点迟疑,“你俩行不?”
“可以哦~”
“是,主!”
本丸剪头发的季节就开始了。
“太凉快了!”看到迎面走来的和泉守,你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倒退了一步。
“兼……兼先生?!”
“呦,主。我帅吗?”和泉守凑近你,刚剪好的短发还有一点蓬松,你忍不住伸手揉了揉。
“哇!超帅的!兼先生不愧为本丸爱抖露!帅!”你甚至比了个心给他,和泉守开心地拍拍你的头和国广一起走了。其实你丸的中长发刃说少也不少,十振左右,加上有些刃硬是要剃成光头,或者趁着这个机会多换俩发型玩玩,这就让剪发活动持续了好一阵子。有些刃换了发型是真的好看,比如兼先生,比如乱,比如蘑菇头的小今剑,这就让髭切有点心动了。然而……
“哇!髭切你怎么变成长发了!”处理公务的你抬头便看到了这样一个人,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衣,腰间的带子随意地打了个结,及腰的奶白色长发一看就是被精心地处理过了的,编成了一个可爱风的发型。
“哎呀,还说呢,不知道怎么用了药研的生发水,一下子就变长了。不好看了吗?”髭切状似自然地随手撩了撩长发,实则紧张地盯着你,害怕又期待你的评价。
“好看是好看,你不热吗?长头发。”你放下了笔走过去给他拢成高马尾的样子,“这样脖子会不会凉快一点?”
“还以为你会喜欢呢,你不是很喜欢和泉守的长发?”还会给他买好看的发带……
“哦,是啊,但是夏天很热,洗起来不方便,还很难打理来着。你肯定没有耐心伺候,剪了吧。”你很自然地取下腕间的皮筋把他的发束好。他扣住你的腰,把你套在他的怀里。
“主,这时候要否定呀。”
“啊、啊是吗?”你还是有点不习惯他突然抱过来的小动作,红了脸不去看他。
“是呀,嗯……我想想要怎么惩罚主呢……”说着他就把下巴放到了你的头顶,他的长发自然而然地垂到了你的脸旁,柔软的发丝轻轻蹭过你的脸,你的呼吸间全是他的味道,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洗衣粉啊……
“啊!想到了,主今天来跟我睡呀~”他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笑了起来,虎牙尖尖的透露着不怀好意的味道。
“不行!太热了!”你一口拒绝。
“不是装了空调,是这个吧?装了就不热了,我和弟弟都挺凉快的。”髭切用下巴蹭了蹭你的头顶,“来嘛~”
“你可以放弃了,放手。”你开始推他的腰,薄浴衣下温热柔软的触感让你抖了一下就快速收回了手。
“不放,你要是不答应,就这样吧。”他换了个方向,把脸贴上了你的头顶。
“好热啦!放开了!”
“那主,我好看吗?”
“好看好看最好看!放手啦你……”
“那干嘛要剪?”
“你本来就很好看了,还要这样是想迷死我吗?”你说完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回复,疑惑地用头顶了顶他的脸,“髭切?你在偷笑吗?”
“没有主。”声音里都是浓浓的笑意和幸福感。
“别笑了,有点热。”
“哦。”他放开了你,你惊奇地发现他的耳朵居然有点红,以前都被头发挡住完全没有注意到来着。
“你在害羞吗,髭切?”
“没有主。”
“你在高兴吗,髭切?”
“是啊主。”
他轻轻吻你的眼睛。
“被主发现了。”

兼先生:我怎么感觉这两天髭切总在瞪我?错觉吗?
药研(淡定):啊完蛋了,洗发水拿错了。
长谷部:髭切是有什么怪病吗?大家都把头发剪短他要留长?过两天估计还要来剪真烦人!
髭切:主说我好看!!
清光:呵呵,髭切你个心机男。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