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愚人节

想了想还是发个愚人节(???
ooc预警
就是谈了一段时间的……
哈哈哈蠢得我……

刷了下微博到处都是愚人节告白啊,愚人节说分手呀啥啥啥的,你突然来了兴趣,文件一推扔下手机就往楼下跑。
“主?怎么了吗?”来取文件的长谷部一脸疑惑地问。
“髭切在哪里呢?”
“手合场,主你文件处理完了我就上去拿了?”你挥挥手就向着手合场方向去了。

“髭切!哎呦!”最近手合场整修,门口多的那道低低的门槛每次都把你绊一下,跟长谷部说了好多回都没人修,果然这次你一时忘了又被绊了,刚好扑到了远远听你声音就已经到门口的髭切怀里。
“怎么了主?”你抬头望进那双温柔期待的眼中一下说不出刚看好的分手之类的话了,只能吞吞吐吐地说:“我们……我……”
髭切顺了顺你刚跑得有些乱的头发,一下一下地拍你的背:“慢慢说,没事。”
“我……我喜欢你!”说完,你就这个姿势一头扎进了他怀里红着脸不肯看他。
“哎……好开心。”髭切的声音在你头顶响起,“还以为主要和我说分手呢,看来是我多心了。”说到分手髭切敏锐地感觉到你僵了一下。
“主?真的原本要和我说分手?”髭切慢慢推开你,疑惑又伤心地说。
“不不不不是啦!”你有点慌乱,声音越来越小,“我很喜欢你来着……”
“什么?我听不到啊主?”髭切低下头来,把耳朵凑近你的唇,你感受到了他的温度还有他拂过你脸的发丝。
“喜……喜欢你……”你红着脸低头又重复了一遍。
“什么?主,声音太小了。”
“喜欢你啦!!髭切你好烦呀!”你退后大喊了一声,才注意到等在一边的膝丸震惊的眼神。
“哎呀,好伤心,主讨厌我了。”
“阿尼甲……”膝丸捂住了眼睛咽下后半句话,小心玩太过没法收场啊……
“髭切你!讨厌你!”你恼羞成怒转身就要走。
看吧,阿尼甲,你玩过了。膝丸无奈地把木刀放到架子上。
“喜欢你。”髭切捋了把头发把你重新拖到怀里,你都能感觉到他说话时微微震动的胸口,“刚刚不是愚人节玩笑吗?”
“我哪能用这个开玩笑!”
“骗人,明明一开始打算说分手来着。”
“嗯?你套路我?”
“明明是主要套路我。”
“这日子没法过了!”
“哈哈哈嗯嗯,不过了不过了。”说完就一把抱起你回房。
“哇!髭切你放我下来啦!!超丢人的!”
“哈哈哈主愚人节快乐啊!”
“愚人节不是这个意思啦!”
“哈哈哈!”

膝丸:嗯???阿尼甲居然哄回来了?
长谷部:简直没眼看……
烛台切:这是主晚饭没得吃了的意思吗?

今天的髭切依然计划通√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