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回想当年初见时


正值晚春的时候,本丸的树也长出了绿叶子,到处充满了即将入夏的气息。髭切只穿着深灰色的内搭和米白色的裤子懒懒散散地站在回廊上,或许是天气的原因,令他忽然回想起初来本丸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仿佛看到了,出现在他漫长斑斓生命中的一缕奇妙的色彩。

时之政府的战扩公告总是那么令人紧张,这次也一样,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模拟战扩并没有引起你的过多重视,只是让长谷部带着新人们涨涨经验、适应适应战场之类的。
所以当前田和五虎退跑到手合场跟你撒娇的时候,你也只是放下木刀摸了摸他们的头表示奖赏。
“主!我们找到了新人呢!”前田骄傲地扬起了头,“我要吃主上次做的那个!”
“好好好,一会儿我就去弄哦。”你并没有在意,笑着又拍了拍他的头。
“好了,前田,快去洗澡。大将,我们再来一次。”药研推了推眼镜,示意你拿起刀。
“阿药是真的很严格。”你叹了口气,举起了刀。余光瞥到了门口有一个陌生的身影。
“哎呀,我是源氏的重宝,髭切。你就是我这一世的主人吗?”你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正在打量你。
髭切眼里的你,头上是兼先生给你绑的高马尾,手上戴着小狐丸给你拿来的护腕,身上穿着乱给你做的运动背心和短裤,手上拿着不知道哪个打刀常用的木刀,对面站着药研正准备给你喂招,旁边还有给你拿着毛巾和水的山姥切。他虽然具体不能分辨你身上的东西具体是哪一位刀男的,但却真实地感觉到了,你是被这座本丸的刀男爱着的。
那么,你到底有什么魔力呢?他想。
“啊!是髭切呀!看来我跟哥哥们还是很有缘呀!”你兴奋地过去拍了拍坐在角落的山姥切,汗湿的头发贴在脸上,“被被!你带新人转转,我通知长谷部做点好吃的!”
“大将,你先去洗澡吧,我去叫长谷部。还有,您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期尼呢。”都在和髭切打招呼的时候,药研放下了举着的木刀向后捋了一把他的有点湿头发,拿过你的木刀往架子有去。
“阿药是真的很会戳我痛点。”你也学着他的样子捋了头发,对髭切说,“髭切,请多指教哦!”
那个笑容,像是这个晚春悠长甜美的歌声,一路伴着醒竹清脆的撞击声,摇进他的心里,绕梁至今。

髭切低头笑了笑,转过弯就看到你躺在树下毯子的一角上,旁边是本丸大家想凉快一点挖的水潭,膝丸正给你盖上蓝色的被子,三日月一手拿着茶杯一手盖着你的眼睛和几个茶友小声的交谈。毯子的另一边,几个大太刀和土方组正举着杯子安静地喝得畅快;短刀们正在水潭上的小桥上轻巧地追着蝴蝶跑来跑去;长谷部、烛台切、歌仙和大俱利正端着食盒从走廊那一头走来,难得这次没有吵架,后面跟着药研和清光、安定抱着新的毯子和水果。
“阿尼甲!”膝丸看到他之后用力挥手叫他。髭切淡然地向你走了过来,三日月一边说着话一边看了你一眼就把手挪开了,阳光就忽然坠了你一脸。
“喂!髭切!叫大将起来啦!要吃午饭了!”厚远远地喊了一声。本来三日月把手挪开就有点清醒的你一听到就慢慢睁开眼坐了起来,恰好看到髭切的脸:“哎!髭切我刚才梦到你刚来本丸的样子啦!嘿嘿我可能真的有哥哥缘吧!太郎也是先来的。”
“一期先生到现在还没来这个事实还要我提醒你吗?”金色的眼睛满是温柔。
“阿切是真的很严厉呢……”
“是吗?”髭切忽然低下头吻了吻你的发顶。我们在这一瞬间所想的是同一件事,这确实令我倍感温暖呢。至于你有什么魔力呢?还是让我在你身边慢慢探索吧。髭切这么想着就在你身边慢慢坐下了。
“还说呢!髭切来了以后,我们都不能和主好好亲近了!”清光不满地拿着食物过来了。
“哈哈哈,是啊,老头子我也很少再和小姑娘互动了呀。”三日月举着茶杯,眼中新月钩着弯弯的笑意。
“明明主之前最喜欢我了!难道我不帅气了吗!啊?!”兼先生端着酒杯摇摇晃晃走过来。
“兼先生!主,兼先生喝醉了,请不要责怪他。兼先生,让你不要喝这么多!”
“国广啊,来来来我们喝个痛快!”二人又回到了酒的旁边。
“机会难得!我们拍照吧!刚买了新的相机!”陆奥守支好了三脚架调好相机连忙跑了过来。
“一、二,耶!”
这一瞬间就被永远地留在了本丸会客厅的墙上,也成为了髭切回忆中温柔的一抹颜色。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