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沙雕边缘写手

边缘写手是真的爽啊

髭切X你 今天的源氏也是计划通√

现代paro 明星
私设多如狗
ooc高能预警
“……喂?”你迟疑地接起了闪烁着你最喜欢的人名字的电话,看了一眼时间,21:30。
“是我,在你家旁边商场的楼下,方便出来吗?”电话对面的人说得很小心翼翼还带着点气音。
“哦……哦你等下!!”你楞了下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哇不得了了,他居然跑到公共场合等自己真是很意外呢。
“嗯,等你。你小心一点。”
“知道啦!我会注意不会被人跟的!”你飞速地挂了电话就开始换衣服。电话那头的人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点无奈地自言自语:“是叫你路上小心一点……”

当你气喘吁吁跑到商场的时候,商场外面挂的巨幅黑白色调为主海报把你吓了一跳。那是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青年,顶着一头灰白色的短发,眼中是隐秘又炽热的情欲,下唇是热烈又鲜艳的色彩,一笔走歪到脸上,微微笑着把自己的下巴放在身前人的左肩膀上。身前人出镜了一个蝴蝶骨处有唇印的裸背,还有一头黑色的、被拨到右边的长发,唇印下和头发上落着青年的手。海报的背景隐隐约约透露出的内饰像是在卧室,整张海报只有唇与唇印是彩色的,让人见了只觉色气扑面而来。
让你不禁想起那天……

“喂?小程?”你惊讶地接起这个应该是正在他工作打来的电话,“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姐……不好意思,你现在有空来一下吗?”电话里的人吞吞吐吐地问了这么一句。你感觉到对面的紧张,也很体谅地说:“有的,你们在城南那个影棚是吗?”
“是是是!”小程松了一口气,“我来接你吧!”
“好。”
你到的时候发现摄影棚安静地有点不像样,但是髭切一贯不喜欢拍照时候有很多人在的习惯让你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问题,直到你进去了才发现,根本没有人在拍照。摄影师坐在椅子上抽烟,髭切裸着上半身坐在他对面喝水,两人之间的气氛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紧张。
“怎么啦?绷着脸?”你把买好的冰茶递到髭切手上,“半糖。这个给您,不知道您的口味就买了普通的拿铁。”你说着把咖啡递到了摄影师的手上。
“哦谢谢。”“你把烟灭一下吧。”髭切和摄影师同时说话,摄影师上下打量一下你之后,就把烟灭了。髭切拉住你就着这个姿势把头埋到了你的肚子上,闷闷地说:“他找的女模特占我便宜……”
“嗯?”一反常态的髭切让你有点疑惑,只好打算先哄哄他,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间只能摸了摸他的头发。
“你以前从来不在意这些的,怎么就今天不行?”摄影师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撒娇。
“哎呀,这不是很明白吗?我有女朋友了啊。”髭切一点不在意地偏头对他说。
“那让你女朋友拍总行了吧。”摄影师不耐烦地挥挥手。
“那也不行,你拍的尺度太大了。”你眼看着摄影师有点烦躁了,于是打圆场说:“我能知道你们在拍什么吗?”
最后,他们两人达成了一致,让你来拍,只露一个背部,你刚刚觉得摄影师好像有点吃亏。但当你准备开始拍的时候脸瞬间红透了,你的身体贴着他的,只是隔了薄薄地一层布料,他的手搭到你的后背上,猝不及防地吻了一下你的蝴蝶骨。你“啊”了一声也不敢看他……

你想到这里正觉脸上一阵燥热,手机突然振了振,手忙脚乱地接了起来:“喂?你在哪里?”
“我在我前面。”你一下明白过来,他应该在海报的下面,于是你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冲着海报跑了过去。果然人就在那里,戴了个深色的帽子遮掩发色,脸上一个大大的口罩,穿着长风衣靠在后面的海报上。
“我来了!”髭切点点头就把你带到了他的保姆车上,拉下了隔声板,摘下了口罩帽子。
“哎呀,你看到海报了吧,我有点后悔呀。”青年微微眯着眼睛笑了。
“嗯?后悔什么?”
“后悔把你叫过去啊,后悔和摄影师炫耀你啊,后悔让你拍了这样的照片。”
“哎……听说不是卖的很好吗?”
“就是因为这样,总有人问我这个背影是谁。嫉妒可不好,因为嫉妒会让人化为恶鬼的,为人还是宽容大度一点吧……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还是很嫉妒,你明明是我一个人的……”说着说着他就把头放到了你的肩膀上。
“这……这样啊……”突然被告白的你有些害羞,拍了拍你的后背,“那就不告诉他们。”
“我们公开吧!”髭切把头“刷”地抬起来,一双金色眼睛兴奋又期待地看着你。
“这不行吧……你要先和公司说吧。”你对着整个人都仿佛闪闪发亮的他艰难地说。
“哎呀,我还以为这次能蒙混过去的,太狡猾了。”他沮丧地又把头放了回去。你有点不忍心,想了想就说:“你下个月是不是去外地拍电影?我陪你一起去吧!”
“好啊!”他马上抬起了头,仿佛盛满光芒的眼睛哪里还有半分沮丧的影子,你来不及反应自己是不是被骗了,就被他轻轻啄了一下嘴唇。
“我好高兴。”
算了,他高兴就好了。

“所以这么晚叫我出来干啥?拍完戏不回去睡觉不累吗?”
“哦对了,赞助商送了我两套口红,来拿给你。下次涂给我看啊!”
“拒绝。”
“哎……为什么?”
“你的表情特别不怀好意。”
“哈哈哈哪有,不要闹别扭嘛!”
“刚刚到底是谁在闹别扭啊……”

今天的源氏也是计划通√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