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日常


今天也是到处找阿尼甲的一天呢!
从早上起来开始,本丸的各位就开始看膝丸又在花式找哥哥。
“所以说……髭切又跑到哪里去了啊!!真是的,每天这样很影响主的工作啊……啊!那边的短刀不要在走廊上跑!”长谷部一边托着一叠文件一边提着本体快速走向审神者的房间,还不忘鞭策一下走廊上的喝茶老人组,“还有你们!不要每天都偷懒喝茶了!排好的内番要好好做!”
“主!”长谷部一把拉开了审神者房间的大门首先看到的却不是那个自己想看到的身影,一位有着奶白色短发的青年横躺在鹤丸给审神者新买的沙发上,右手挡着眼睛,左手轻轻地搭在肚子上,双腿自然地交叠,脚踝放在了扶手上。很显然这个沙发有点短。长谷部深吸一口气:“髭切?!膝丸在到处找你?你怎么在这里!不要妨碍主工作!你今天有马当番吧!”
“嗯?呀呀……原来是长……嗯……你啊,你说谁找我?”躺着的髭切偏过头来露出了一只眼睛看向门口,带着一贯的微笑。
“膝丸!不说这个了。主呢?主去哪里了?又偷懒了吗!”长谷部把文件放到桌上,急急地转向髭切,“我要去远征了,你回来……算了你快下去,听不见膝丸在到处找你吗?”长谷部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顺便还带上了门。
楼下嘈杂的声音衬得室内更加安静,髭切才散漫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拉开室内的另一扇门。你把自己卷在被子里,长长的黑发和枕头纠缠在一起,窗外冬日的阳光投到你的脸上,给你镀上了一层金色。髭切坐到你身边,小心地摸了摸你的长发:“主,起来了哦。”
你迷迷糊糊地说了句什么便又向被子更深处钻了过去。髭切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他突然一掀被子:“主,该起床了呦。”
“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你被突然来的冷意包围一下子惊醒了,薄薄的睡衣让你冷得抱了抱双臂,“髭切?!”
“嗯?主?”髭切笑眯眯地抱着被子应了一声。
“你怎么进来的?!等下!长谷部呢?几点了?”你正从床上跳下来,却被髭切一把抱回了原位,还体贴地给盖了被子。
“呀,主这样让我好伤心啊,我来做完昨天没做完的事呀。”髭切两手撑在你的身侧,带着迷惑人的微笑缓缓地靠近你。
昨天……没做完的事,你突然想起眼前这人昨晚向你自荐枕席的事来,以往虽然也有提过,但是昨天的态度却格外的认真,让你不由得感到有些危险,就叫长谷部把他拖走了。但是现在……
“那个……我还有工作……你……”窗外突然响起膝丸的喊声,你连忙伸手推他的肩膀,“膝丸在找你呢!”
眼前青年脸上的微笑就这么消失了,他冷淡地说了句“知道了”,就直起身子离开了房间,消失在门后。

“主?主?”替代远征长谷部工作的烛台切有些意外地敲了两下桌子。看着窗外和新选组聊的正开心的髭切发呆的你才回过神来:“怎么了吗?”
“没什么,主是不是和髭切吵架了?”烛台切有点担忧地说,“主最近的状态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
“没有没有,你刚才说什么?对了,找博多拿一下扩建计划书?”你慌忙站起来却把手边的茶杯碰倒了。
“主小心!”烛台切一边拦住你的手一边扶正了茶杯,颇有些无奈,“我来收拾,主去找博多吧。”
“好好好,麻烦你了。”你自觉闯了个小祸,偷偷瞄了瞄被弄湿的报告连忙离开了。
“主!走路小心些!最近……”烛台切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自家审神者和五虎退的尖叫,急忙扔下手里的抹布冲出门去。楼梯末端已经围了些短刀,都在问审神者怎么了,有事没有,稍远一点的太刀也开始慢慢往这边走。
“没事没事,突然吓了一跳。”你勉强笑着坐在地上。
“呦!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从人群中探出头来。
“哎呀小姑娘没摔着吧,爷爷带你去手入啊。”三日月从走廊那边慢慢走过来。
“兼先生!快来帮一下忙!主摔倒了!”国广急忙拉着和泉守跑了进来。
“主!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看好小虎!请…请罚我吧!”五虎退一边呜呜地哭着一边不停地道歉。
“主,都要你小心些了,这两天在给地板打蜡啊。”烛台切扶了扶额头往这边下走。
“搞事鹤你不要在那边看热闹啦!爷爷你还是不要过来了,这边太滑了。国广你慢一点,兼先生已经站不稳了。退退你也别哭了,不怪你,来扶我一把。烛台切你慢一点下来,不要滚下来踹到我啊!”你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堆才试图在短刀的支撑下站起来。忽然你身体一轻,面前是严肃的脸,严肃的金色眼睛。髭切什么都没有说,抱着你就往手入室走,抽空扫了一眼五虎退和那个惹事的小老虎。
“散了散了。”烛台切挥挥手上楼抢救文件去了,大家也渐渐边说话边散开了。
“髭……髭切?”你看着髭切严肃的脸,小心翼翼地问,“你在生气吗?”
青年什么也没说,只是抿起了唇。你也不敢再搭话,幸好手入室很快就到了,药研正在翻看药学的书,看进来的两人楞了一下才问:“大将这是……?”
“哈哈哈没事的,摔了一下。”髭切把你放到病床上就准备走了,你急忙偷偷抓住了他的外套袖子,阻止了他的脚步。
“我看看……脚崴了,大将自己说说这是第几次了,说你老是崴脚容易习惯性崴脚的,大将就不能多担心一下自己?髭切,你等一下我去拿点药。”药研说完就自然地转身离开了,手入室就剩下了你们两人。
“髭切?”你试探性地抓了一下他的手,见没有挣开便放心地握住了。
“我来之前,经常崴脚吗?”青年突然问了一句让你无头绪的话,看你一脸疑惑便补充说,“刚才药研说的。”
“啊……是……是吧……”你不知道为啥就是很心虚,到处乱看就是不看他的那双明亮的金色的眼睛。
“以后不会了。”
“嗯?”你还没有反应过来,青年就半跪在你身前,你俩交握的手被举在他的唇边,他轻轻地吻了吻你的手指,带着一贯温和的微笑,那双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你,又重复了一次:“以后不会了。”

门外:
“和好了吗!!和好了吧!!”
“呜呜呜明明是他让我的小虎去吓主的,还要瞪我呜呜呜……”
“终于和好了!不用陪他练习了好棒啊是吧,兼先生!”
“哈哈哈,甚好甚好。”

后来:
“所以你这两天并没有真的在生气,对吧,髭!切!”
“我是真的很伤心啊,主这么拒绝我。不过现在可以和主睡了吧!毕竟你脚崴了不方便~”
“不!用!”
“哈哈哈主又在撒娇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