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娇贵的懒蛋

这是一个懒蛋!会吃很多cp

髭切X你 捞新刀

(完全我家本丸现状…永远没有sada哭死了…)
“审神者大人,政府下发了新的战扩公告。”狐之助从门外探出头来,抖了抖耳朵,“这次是太鼓钟贞宗。”
“啊!是sada酱!”你激动地站起来带倒了身边的文件,“快让长谷部过来我们商量一下作战计划!”
在旁边收拾散落文件的髭切动作顿了顿,瞥了一眼狐之助和兴奋状态的你,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说了一句“我去找他”就拉开门出去了,留下你抱着狐之助兴奋地乱走。
“长谷部……”髭切一边慢慢走一边拖长声音叫着。
“髭切?有什么事?”长谷部打开了会客厅的拉门。髭切快步走了进去,一脸严肃地关好门坐下,视线缓缓地扫过屋里的烛台切、药研、山姥切、膝丸、堀川、兼先生最后停到长谷部的脸上:“开了新的战扩。”
“又要来新人了吗?”兼先生的话一出,刚才室内的轻松氛围一扫而光。在场的每一刃都想起了前段时间石切丸刚来的时候自家婶婶如何寸步不离、坚持不懈地跟在人家身后跑了一周,还“papa”长“papa”短地叫人家,连睡觉都差点跟到人家三条家那片去,最后还是被忍无可忍的髭切拖回了房间才结束。
“虽然……”药研先打破了沉默,“虽然我们也都很期盼一期尼来,但是果然还是不想让大将的爱再分享给别人啊……”
“是啊,不过主还是挺执着于sada酱的。”光忠拿了一块点心一边思索一边慢慢吃了起来。
“不管你们怎么想的,我……”门口的脚步声打断了髭切的话,门被刷的拉开,你兴奋地走了进来并没有注意到屋里怪怪的氛围,高兴地说:“都坐在这里干什么呢?长谷部、被被快来!我们要捞sada酱了!!”说完你雀跃着跑走了,没注意起身离开的两人与髭切的眼神交流——绝对不要新人!

“啊主!第一部队又回来啦!”不知是哪个短刀冲着你的房间大喊了一声。你手忙脚乱地从楼上冲下来,这一看险些要哭出来。第一部队的六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连一向灵敏的堀川都是中伤,更别提其他人了。为首的髭切一身白衣都被血染的差不多了,奶白色的头发都被血染的一绺一绺的,脸上还有一道正在留血的伤口。
“髭……髭切……”你被他眼中的疲惫吓到了,毕竟他一向都显得是那么游刃有余,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被点到名字的青年摘下染血的黑手套半跪在你身前:“主,对不起,我们没有带回新人。”你慌忙弯下腰将他抱了个满怀,嘴里还不断重复着:“没事没事,你们回来就好,你们回来就好,不去了咱们不去了……”

战扩结束了,长谷部对髭切仗着自己在出阵中受了重伤就每天缠着你喂吃喂喝、陪玩陪乐的行为忍不下去了,终于一脸严肃地坐到了你的办公桌前。
“主,其实这次战扩……”长谷部话还没说完,髭切恰巧从外面进来,一边有点撒娇的说着“主,我想吃草莓……”一边轻飘飘地看了长谷部一眼。
长谷部看着眼前互动的二人还能说什么呢?
是说:主,我们这次其实找到了sada酱?
还是说:主,我们回来的路上遇到敌人,髭切为了保护sada酱被敌方大太刀砍了一刀?还是说:主,sada酱最后还是被敌方趁我们不注意带走了?
可是没有把主喜欢的sada酱带回来是事实,不愿意主把爱分给新人是事实,髭切虽然不愿意还是尽最大努力保护新人也是事实。算了,主高兴就好了。这么想着,长谷部什么也没说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但是……
“所以说!髭切!你伤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就不要一直缠着主好吗!主您也是!不要总是惯着他!您最近的工作到底怎么样了您自己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
“呀呀,我身上的伤好了,心里的伤还没好,主要温柔对我啊~”

sada酱:“这个丸的队长怎么这么凶啊……”

评论

热度(11)